“多少?”

“是。属下起初也不信,但听他信誓旦旦的模样,也不由信了几分。都使想,我赵营何等厉害,刘维明的性子我晓得,胆子再大,这种话也是不敢随便说的,十有八九真是有了退路。”

“如何?”覃奇勋笑眯眯地看着陶醉的赵当世,仿佛已经猜到了答案。

借着弓箭掩护,僧兵的枪盾手在前,刀盾手分布两翼,飞脚朝前逼近,眨眼间,数十名僧兵已在五十米内。僧兵弓手臂力再强,近十轮箭放完,也是手臂酸麻,节奏渐缓。郭虎头感觉敏锐,立刻号令反击,他手下没有铳手,但却有着五座虎蹲炮。

除了赵当世,周文赫的武勇也很高。他不比郝摇旗天生神力,走的乃是灵活的技巧流,更兼其人心思缜密,下手狠辣,实战格外厉害,军中送有绰号“十人不近”。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成为统率夜不收精锐的把总的原因之一。

黄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这闯营目下的情况,贤弟可知?”

闯王有召,赵当世纵然忌惮孙传庭,却也说不出口。恰好杨成府带着二百马军往周边哨粮方归,正好把他叫过来,与闯王的人见面。

郭虎头气喘如牛,十分紧张,目测僧兵距离,当先让两炮先放。两枚铁弹飞空而过,只擦点边,几名被砸中的僧兵当即血肉模糊。这两弹并未造成多大杀伤,可僧兵们见识过其威力,有所顾忌,闻声后还是下意识地停步张望。

说到底,自保而已。

眼看着身边次第来归的闯军溃兵越来越多,一天夜里,杨招凤忍不住问了韩衮:“咱们啥时候动身?”

这片山麓的地形并不开阔,跃马当先的一部骑兵同一时间也最多容下三五骑并驾齐驱。在刘哲的指挥下,闯营的数千骑兵分为五拨,数量从头到尾,依次递增,大致呈一个三角。高迎祥位置靠后,刘哲靠前,杨成府与赵营的二百骑则被分配到了第二拨的队列里。

这身影陪伴了他,或者说陪伴了身体原先的主人十余年,是再亲切不过了。赵当世微笑着看着他的后背,这才发现,原先瘦小孱弱的身躯现在竟是长大了不少。

听到这个声音,杨成府就安心了大半。这个小弟是他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有时候,他会因为杨招凤出类拔萃的表现而自惭形秽,但内心深处,他还是对亲弟弟的成长倍感欣慰。于他而言,谁都可以抛弃,包括赵当世——昔日在五峪,他就干过一次——但只有杨招凤,是他难以割舍的至亲骨肉。细细想来,这些年,要是没有自己的极力保护,青稚又略显孱弱的杨招凤说是有一百种死法也不为过。

了解完情况,覃奇功的态度却与赵当世截然相反。

那是一块翡翠,中带一点寒芒。覃福再熟悉不过,这是覃懋楶五岁那年自己亲手给他佩戴上的信物。一晃二十余年,记忆中爱子每一日都将这翡翠系在右腕上,贴身携带。日子如白驹过隙,雪泥鸿爪在这一刻都被这块小小的翡翠诱发出来,几日来刻意逃避回忆的内容,如同奔流的河水,瞬间在覃福已然满是斑白的脑袋里面翻卷涌动。

这次的奇兵不是别人,正是蓄势已久的忠路兵。

侯大贵久历军事,眼界也高,可闯军这千骑动作之迅捷还是使他咋舌,他喃喃自语:“只此一军便已精锐如此,闯营之强,原来真非浪得虚名。”俄而又想,“闯军既已如此,能将之连败的那些个官军且不知还有多可怖。”

赵当世低头故作生涩道:“唉,当日奉闯王钧旨入川联络各家弟兄,虽幸不辱命,可也没多大成果。仓促来归,颇是惭愧。不知营中还有没有位置供小弟苟延一二?”

一系列的疑惑在这瞬间齐齐涌上心头,搅得他脑中乱如浆糊,完全理不出脉络。他目不转睛盯着在阵势中央碰头的四人,只见整齐王与九条龙颇为慌张,像在极力辩解什么,而高迎祥则满是怒意,赵当世夹在里面,却是一脸泰然。

徐珲思索了片刻,一时摸不清状况,便先将疑虑撇到一旁。不管怎么说,吴鸣凤这个建议很到位,趁着石砫兵离去的空当先将工事抢了,管他来的是敌是友,都可极大提升安全系数。

炮声未了,不容骑兵们喘息,官军最后一次铳射接着到着。在弓、铳、炮源源不断地打击下,当先数骑还是奔到了官军面前。然而,不等官军长枪手上前,那几个身负重伤的骑士摇摇晃晃,自己先从马上栽了下来。

高迎祥本来大马金刀据坐虎皮太师椅,这当口端正了姿势,点头道:“果真是青年俊彦,不愧我义军后起之秀。”

杨招凤笑着解释:“哥哥昨夜想是疲累极了,就在马上睡了过去。因有闯王严令,无人敢下马,所以我等也只好看着哥哥睡着。所幸追击了一夜,未曾再与官军遭遇,咱们一路向东,听说现在已到了马朝所地面。”

而后向北四里,南面山岭坡度渐小,来到平地,前营后司刘维明部一分为二,三百人在杨柳池,二百人在苏马趟。距杨柳池不远,前营前司徐珲五百人布防鸦丘坪,与之刘维明的三百人互为犄角,据守道口。其中杨柳池与苏马趟之间有道小山阻隔,小山也是东北走向,其北边尽头有小河蜿蜒而出,小河至一处而至,是为小河口。

“怎么比不上?”

刘哲沉思少许,疑道:“洪承畴在陕北,且不论他是否能够及时回援,就看这支大军人数近万,他也不可能丢下闯将他们,将主力调过来。”

官军发现了闯军序列的转换,杨成府透过重重人影远视,官军三部的前列均分出近千人,摆出一个个小阵。步兵们忙忙碌碌,四下奔走,眼睛一花,还以为是眼眶前的飞蝇。

两行热泪顷刻间涌出白蛟龙的眼眶。虽对刘维明的行径很是鄙夷,可在此情此景下,十余年的兄弟之情浮上心头,不容他不动情。手里的鬼头刀也微微颤抖,似乎心意相通,不愿行此同袍相轧之事。

因着赵当世的指令,侯大贵等不留俘虏,两千陷入重围施州兵被杀了个一干二净,无一活口,七药山东山脚下遗尸遍野,血合成溪。

打西安,乱官军部署,救李自成,水到渠成。只要成功,天下形势将立变。如此壮举也只有手握数万雄兵,指挥方遒的高迎祥才有胆略下决心去做。赵当世望着高迎祥,只觉其豪气万千,竟而不由心驰神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vdyf.fveda.com  ebk.fveda.com  fp9g.fveda.com  k0g2.fveda.com  ji7v.fveda.com  eut.fveda.com  mbp.fveda.com  dx37.fveda.com  h5wom.fveda.com  wj71b.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和漂亮女邻居激战一夜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