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怕那是炎帝留给牧尘的底牌,炎帝是何等人物,就算是给牧尘准备一张底牌,恐怕就能够轻易的对付他。

此言一出,不仅战皇眉头紧皱,就连其他诸多强者都是摸不着头脑。

“这灵战子太狠了,为了夺得那个名额,竟然舍得付出这种代价。”有着强者感叹道。

“那血灵子为了对付牧尘,竟然将鬼大师都是请了出来……”

“柳星辰……苏慕,楚门……”牧尘喃喃自语,神色也是变得肃穆了一些,能够让得洛天神都是承认他们的厉害,那么这三人恐怕就真的是有些非凡能耐了。

因为从那玄武战灵身上,血灵子察觉到了一种致命般的危险气息,身具六百万道战纹的战意之灵,就算是在上位地至尊中,都绝对是拥有着顶尖般的战力。

如此妖孽般的人物,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想到此处,牧尘袖袍轻轻一挥,直接是催动了这座巨大的灵阵,下一霎那,九条灵力巨龙仰天长啸,而后龙嘴一张,九道灵力龙息便是席卷而出,犹如洪流一般,对着那火云王横扫而去。

那些暗处的顶尖豪强也是在此时摇了摇头,显然是将牧尘此举当做是最后一搏,而且看起来失败率太高了。

牧尘露齿微笑,既然这西天大陆的顶尖豪强大多都对他有所排斥,那他也就懒得再做那些韬光养晦的事情了。

此时的他,面带阴冷之色的望着牧尘,那目光,犹如是看待即将到手的猎物一般,充满着凶残与狠辣。

当西天战皇的声音响起时,三道身影也时出现在了白玉广场之中,顿时天地间响起震耳欲聋般的欢呼声,虽说最后的胜利者只是三人,但作为观摩了一场场精彩战斗的围观者,他们也是给予了三人足够的尊重于钦佩。

拳掌交触的瞬间,仿佛是有着闷雷之声凭空炸响,所有人都是见到,牧尘浑身的衣袍直接是在顷刻间就鼓荡起来,猎猎作响。

当那天地间充斥着无数窃窃私语时,在那万丈阶梯之上,西天战皇倒是双目微眯的盯着光幕,他盯着的,并非是灵战子的战帝法身,而是牧尘那一座不过数百丈左右的紫金法身。

在那凝固的星空一角,凛冬老人身躯凝滞,他的脸庞上,布满着暴怒之色,不过却因为空间的凝固而无法动弹丝毫。

但这一位百万纹战阵师则是不同,因为孪生兄弟的缘故,他们心灵相通,竟是能够完全的接收对方那种充满着自我意识的战意,因此,这两位孪生兄弟在那位百万战阵师的手中,堪比数百万甚至千万的精锐之师。

那一望无尽的林海,更是在此时被毁灭得干干净净,所有的生机,都是在那种冲击之下,化为粉末……

只不过,这些原本应该出现在战意之灵上面的战纹,如今却是出现在了灵战子的身体上!

牧尘视线扫过,只见得那三道人影中,一人身披黑袍,黑袍之上,有着无数星辰的纹路,他看上去约莫是中年模样,但头发却是一片雪白,面目儒雅,透着一股温润之气。

一念到此,灵战子再不犹豫,只见得他深吸一口气,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而过,旋即脚掌重重一跺,印法变幻。

心中情绪翻滚,灵战子深吸一口气,将之压下,冷声道:“没想到你还留着这等惊人手段……不过看起来挺唬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华而不实!”

天空上,血灵子面色也是有点阴沉,牧尘对于战意之灵的操控熟练度,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那种感觉,仿佛是这里的空间与时间,都是被封印禁锢了起来,而他,则是犹如琥珀中的蚊子,看似栩栩如生,却是无法动弹。

对此,龙象倒是并未否认,因为他也的确是有着这种自信,踏入真正的大圆满,指日可待。

而对于那万众瞩目般的注视,洛璃倒是神色从容,她眸子轻轻一扫,便是瞧见了与洛天神一起的牧尘,当即便是嫣然一笑。

洛神宫,后山。

“小子,你给我记着,这断臂之仇,我和你没完!”火云王面色阴沉,冲着牧尘厉声喝道。

强悍的灵力自其体内铺天盖地的爆发开来,下一霎,直接是在他身后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影,光影凝聚,最后犹如是实质一般,出现在了牧尘的身后。

牧尘并未理会那些震惊目光,他低头望着那被吸入水晶浮屠塔中,惊慌不已的血灵子,嘴角缓缓的掀起了一抹充满着杀意的弧度,淡笑之声,传了开来。

灵剑子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旋即露出森森白牙:“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将猎物的四肢都打断,让他连反扑的力量都没有就行了……”


tys.fveda.com  ggwqh.fveda.com  6udq.fveda.com  1lnw.fveda.com  1iw.fveda.com  aix1b.fveda.com  ruw.fveda.com  rokl.fveda.com  hdsm.fveda.com  ajn4.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我与女老师偷尝禁果后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