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世璟带着珑儿和石虎来这玄武搂,其实也有消磨时光的意思,回到长安这几日,一直都是脚不沾地的忙活,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干脆忙中偷闲,来玄武搂享受一番,以来是想清净一些,这样脑子也会保持清醒,而来就是顺道看卡玄武湖周边的环境了,这点倒是让玄世璟很满意。

  平阳公主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以军礼殡葬的女子,仅此一项,便足以名留史书。

  李承乾回过头,笑着说道:“恩,走吧,带孤去看看,你到底给兕子弄了什么东西,让她如此惦念。”

  “现在李元景那边如何了?”玄世璟倒是想知道,这些年李元景都做了什么,李二陛下坐镇江山这么多年,屁股下面的座位也是越来越稳了,李渊也早就收了心思,安心的在含元殿安享晚年了。

  不再去关注隔壁房间的动静,开始专心的在脑中勾勒对于玄武搂及其周边的规划了,能用一些远超这个年代的意识去为大唐带来一些好的改变,何乐而不为呢?

  “恩?为何?”玄世璟不明白,晋阳公主的纠结点在哪儿,皇室的皇子和公主们到了年级去弘文馆入学不是很正常吗?不是谁都可以像李承乾和李泰一样,有大儒来给他们做家庭教师的,如果是晋阳公主的话,她若向李二陛下开口,李二陛下自然也不会拒绝,之前就下旨给魏征,让他教导晋阳,只不过魏征教导晋阳的时间有限,毕竟魏征是当朝的谏议大夫,每天光是盯着李二陛下和大唐政事就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去教导晋阳,更何况李二陛下是打算将晋阳公主带在身边教导的,这待遇,连当年的李承乾都不曾享有。

  玄世璟点点头,九月十五江湖头目齐聚二贤庄的事情听高峻说起过,这算是二贤庄的一个传统了,以前自家老爹没死的时候都是他在招待着,自从玄明德死了之后,这事儿就落在了钱堆他爹身上。选择九月十五在二贤庄碰头的都是原先隋末乱世一些割据一方的义贼,现在天下平定,都转行做了商队的买卖,江湖人,敢在刀口上舔血,所以跑跑商队做做护卫对他们来说还是小菜一碟的,正好钱堆他爹又是总领二贤庄事物的大管家,这些人一年一次聚在一起也未尝不是商量着给自己手底下的人找些出路。

  “案子?”顾远城诧异:“公子是哪个学院的学生?”

  定下了心神,玄世璟这才觉得夜里的风是如此的寒冷,紧了紧身上的外袍,仍旧坐在原处,也好,也许冷一些,自己就不会胡思乱想,精神能够更集中一些。

  “是啊。”李泰回道。

  “慢些,不够让珑儿再给你晾一些。”王氏轻抚着玄世璟的脊背,生怕他喝的如此急再呛着。

  “哈,三弟这么一说,本宫倒是想起来了,来人。”李承乾朝着身后唤了一声,原本侍立在不远处尚食局的小太监赶紧走过来。

  玄世璟一看他这反应,便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这位大唐的魏王殿下,出门没带钱,说白了,兄妹俩是俩胳膊提溜着俩手来的侯府,心中默默的嫌弃了一把李泰,带自个儿妹妹出来竟然不带钱,不知道带自家妹子出来逛逛街买买东西什么的。

  “对啊,你不在,我只能自己动手咯。”玄世璟双手一摊,也不在这个问题上与珑儿纠缠,自己早饭还没吃呢。

  丁向明点了点头,随着赵赢一起去安排一切事宜。

  “父皇,兕子在驯服它之前不会骑到它的背上的,这下父皇该应允兕子了吧”晋阳公主笑着说道。

  “好嘞,马上给给您办妥。”小二哥应道,随后拿了空的托盘,便转身离开去后厨吩咐厨子做菜。

  “额......”看着手中被弄脏的手帕,玄世璟尴尬了,要递回去吗.......算了,还是拿回去洗洗再还给人家吧:“公主,这帕子......”玄世璟刚想说拿回去洗干净之后再还给他,晋阳公主确是微微一笑:“就送给璟哥哥吧,兕子看璟哥哥也没随身带个帕子什么的,出门带着,总会方便许多,放心,这不是晋阳自己绣的。”

  “大哥,璟哥哥。”晋阳公主走到书房内,四周扫视一番,发现了站在书架前的李承乾和玄世璟两人。

  只见王氏一身褐色锦缎衣袍,一头长发梳了个很普通的妇人发髻,被一根碧玉簪子挽起,那鬓角间,依稀可见的华发......

  安寒可怜人……都已经被挥剑斩情丝修无情道了……还得顶着师妹一力相送的草原。

  再次跻身长安,玄世璟的心仍旧没有归到此处来,到了现在,也该收了心思,专心致志的为侯府的出路谋划,为自己的人生谋划一番了。

  “十多年前,李元景站在太上皇一边,为的是太上皇手中残存的那些势力,而那些势力,大多与老爷都是敌对关系,当年老爷辅佐当今陛下,而那一群跟在太上皇身边的人,自从陛下登基之后,被降职、发配的不计其数,那时候跟着当今陛下的那群文臣武将个个都成了朝中的顶梁柱,只有老爷一人,死在了玄武门,留下来小侯爷您,依照属下猜测,李元景对您不利,一是想笼络这帮人的人心,二就是想要讨得太上皇的欢心,还有一点就是,若是小侯爷您死了,对当今陛下可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世人都知道陛下与老爷之间情谊不浅,您是老爷唯一的儿子,若是您出了事儿陛下心中肯定是不好受的,面子里子都过不去。”

  玄世璟这马车的车厢里,还从来没有坐过三个人呢,车厢内的空间显然有些用挤了,珑儿很是自觉的掀开门帘,出去坐在了石虎的身旁。

  “得嘞,打住!”玄世璟连忙叫停,话说古人不是对鬼神之说十分顾忌吗?怎么在李承乾说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来,还拿自己打趣。

  玄世璟随着众臣行礼之后,退出了太极殿。

  ps:下个周就从榜单上下来了,谢谢一直在默默支持umr的书友们,谢书友我喜欢甘蔗的红包,还有不离+、夏祀仁、聚散流沙123、中天王、夙青衣、金色的山这几位书友的打赏,谢谢!

  眼前这人编谎话的能力倒是不低,不对,应该是说脸皮够厚。

  她背脊挺直,长马尾顺贴地在背后, 微微低头,细细咀嚼, 纤长的拢在杯上, 灯光下润而干净。

  马车稳稳的停在了暖阁主楼的院子里,李承乾下了马车,吩咐身边的侍卫先将东西卸下来,随后又派人前去准备木料,顺道找几个人过来给李叔打下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xi24.fveda.com  ge8.fveda.com  1y7.fveda.com  bv48i.fveda.com  nray3.fveda.com  rb5.fveda.com  asb.fveda.com  72046.fveda.com  1kdf.fveda.com  nh2n.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特别黄的小说段详细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