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医这会儿也是满头大汗,不敢再吊什么书袋了,只是在那里说道:“圣上并非中毒,倒像是突然中风!”

  很明显,太后虽说喜欢孙辈,但是她的身体状况,还真是承受不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喜欢大喊大叫的孩子在身边跑来跑去的,所以,不过就是带着司徒宣在慈宁宫坐了一会儿,舒云就看出了太后已经有些累了,当下便起身带着孩子告辞了,回头就告诉司徒旻,这事不靠谱。

  “现在的太子不是你外甥嘛,难不成他还向着废太子不成?”李四儿娇声问道。

  对于这个儿子,当初不是不看重的,但是呢,对于他的手段,康熙很难喜欢得起来,胤禩这个人心性有问题,他习惯于玩弄那些阴私手段,说难听一点,就是后宅妇人的手段,实在是上不得台面。这放在治家上头都显得有些搞笑,更别说是治国了!

  胤禛一点也不想理会外面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要不是孩子还小,经不得风,他恨不得直接一家子都搬到外面庄子上去,好避开如今的那些风波。

  甄贵妃还在那里哭哭啼啼,舒云却是沉默了一下,叹道:“既是如此,本宫一个妇道人家,也只好越俎代庖了!”

  司徒旻那边已经有消息传来,说是司徒旻有些喝醉了,舒云顺口嘱咐了司徒旻身边伺候的太监几句,给司徒旻喝点醒酒汤什么的,然后就表示,自个也要回自个宫里了,让其他妃嫔也各自回去。

  没错,康熙是后悔了!废太子这件事,康熙不后悔,但是之前康熙暗中见了胤礽一面之后,康熙就后悔了。就算这个儿子曾经有过一些不该有的心思,那也是他最爱的儿子,康熙内心深处更是要承认,胤礽落到如今这一步,也是因为他一步步逼迫出来的。

  现在想想,司徒旻觉得自己能活到当皇帝是真不容易啊,别的不说,自个皇后还有个做太傅的爹,人还活着呢,人家就要对她下手了,当年太后可是娘家一个人都没有,就一个小家碧玉出身的亲娘,说不准当初也是遭了不少人算计的。

  但是想归想,德妃还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对外依旧非常端得住,尤其,孝懿皇后当年再如何风光又怎么样呢,还不是死了?死人再风光也是比不得活人的!这么一想,德妃就心平气和起来了。

  因此,胤禛自然是在康熙面前表演了一番兄弟情深,他也不想让太子平反啊,胤礽要真是平反了,哪里还有他的戏唱!所以,胤禛直接就是表示,二哥都已经受了这么多罪了,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头啊,看在孝诚皇后和孝庄太后的份上,汗阿玛你就饶了二哥吧!

  就像是大清这些年对老朱家赶尽杀绝,光是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朱三太子都干掉好几个了,就可以知道,若是大清出了什么问题,回头他们这些龙子凤孙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胤禩这个人心志其实非常坚定,虽说康熙将他的努力,他的其他一切都贬低得一文不值,但是不代表他什么都做不了了。康熙嘴上喊着,与他胤禩父子之情绝了,但是,名义上,胤禩依旧是康熙的儿子,何况,许多人将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除非康熙能立刻将朝堂大换血,否则的话,鉴于在胤禩身上投资的本钱太大,许多人还是舍不得放手的。

  但是,贤妃那边就不一样了,勋贵人家对于家里出个皇帝外孙还是很有兴趣的。司徒宽又占了长子的名分,因此,贤妃对这个儿子期望颇深,这也导致了这两年,司徒旻去贤妃那里去得少了,就算是去,也很少过夜,摆明了不肯再给贤妃一个孩子了!贤妃因此却是对司徒宽愈发看重起来。读书的事情,她并不是很懂,教导司徒宽的博士中规中矩,就像是教导寻常学生一样,从三百千开始启蒙,然后再读诗经,之后再读其他的东西。

  司徒旻心情好,当下大手一挥:“梓童说的是,回头朕就给宪儿列一套书单出来!”

  而论起拉拢人心,胤禩的手段就比康熙差远了,康熙深谙打一巴掌给一甜枣的套路,很快又有旨意下来了。

  但是等到胤禛在朝堂上头,将数据一项项地罗列出来,康熙顿时也怒了。就像是一开始的时候,康熙没想到放开了借钱的口子,大家都将国库当做自个家的公中库房一样,没钱了就来打个借条,有的人甚至直接问国库借钱去跑官,官位到手了,也不知道还钱,结果就是国库里头原本放银子的箱子里头,借条是成堆拜访,反倒是银子,占的地方不多了!要不是前些年的时候,朝廷开辟了新的财源,如今国库真的要空虚了!

  之所以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上,胤禛的继位弄得里头充满了阴谋的味道,实在是康熙活得太久了,又搞了一出复立太子的勾当,然后呢,又赶上青海那边出了乱子,朝廷财政问题也很大,什么事都凑到一块了,胤禛满手都是烂牌,继位之后,又几乎是立刻开始清洗朝堂,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才弄得一团糟。

  舒云一方面觉得郭络罗氏的性格有些够呛,另一方面呢,又觉得她可怜可悲,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过呢,可怜归可怜,但是舒云可不是什么圣母,不会因此想要改变郭络罗氏的命运什么的,说白了,性格决定命运。尤其郭络罗氏总有一种奇怪的逻辑,似乎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问题是,就算是父母对子女,也没那么多理所当然呢!

  胤禛离开了,舒云如同之前一般,依旧是紧守门户,除了跟温宪公主府上有些往来,其他府上除非是有什么大事,否则的话,她根本不会出门。

  司徒旻如今还年轻,做皇帝也做得有滋有味,儿子也都还小,他并没有面临着儿子长大想要抢班夺权的压力,也没遇到一个恨不得将一切都捧到他面前的真爱,朝堂上也没有什么让他无可奈何的势力,一切都平稳有序,所以,他如今也就算在期待着自个嫡次子的降生,另外,司徒宪的启蒙先生也算是挑出来了,就是在国子监中挑选了一个治春秋的博士,叫做马峥,年纪其实也不小了,他这人也是二甲进士出身,当年名次也不低,不过呢,这人性子有些沉闷,或者说是不太通人情世故,本来给他安排在了户部那边,但是很快就得罪了人。

  胤禛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在十四耳边说道:“二哥当年是什么光景,你没看到,我却是看到过的,别说二哥了,就算是对大哥的宠爱看重,你都比不上,汗阿玛儿子多得很,明白没有?”

  作为播种机,司徒旻真的是太合格了,淑妃在舒云孕后期也爆出了怀孕,如今也瓜熟蒂落,然后生下了一个女儿。淑妃这些年多次怀孕,如今脸色真的是很糟糕,太医曾经建议过她不要这般频繁怀孕,但是她也不想的啊,偏偏她就是容易怀孕,她甚至偷偷摸摸熬过避子汤,平常也会使用一些活血的香料,但是,往往前面孩子还没会爬会坐呢,就听到太医面带笑容:“恭喜娘娘,您有喜了!”简直要疯了好不好!有孕之后,经验丰富的宫人自然会将各种对怀孕不利的东西收走,然后,她也只能老老实实养胎。而且,比起生孩子,流产对身体影响其实更糟糕,这个时代通过药物进行流产,甚至还会留下一些后遗症,对身体有着严重的损害,淑妃可不想早死。

  甄美人大概真的是司徒旻的真爱,自从甄美人进宫之后,司徒旻简直就像是老房子着火一般,对甄美人各种另眼相看。

  朝堂上的事情,传到内宫的时候,一般都已经比较滞后了,而舒云呢,对于这些也不想理会,自古以来,哪个明君是这些大臣们教导出来的呢?当然,这话说出去就得罪人了,所以,舒云只是满脸信赖地表示,圣上,这些都靠你了!

  没有人相信女人不会嫉妒,大家也觉得舒云如此,要不然,在家里的两个格格已经差不多变成摆设的情况下,为什么舒云从来没有故作大度地到宫里给自个丈夫再求两个伺候的人呢?好些福晋其实都是这么做的,就算是心里头泛酸,这些事情还是得做,不做就是不贤。或者不是到宫里求,在家里面抬举也是一样的。而舒云具备的优势很多,她聪明,能干,生了好几个儿子,这样的嫡福晋,就算是对家里的侧室下手,也没人会因此来追究她。

  德妃呢,这个时候有些摸不准胤禛的脉,偏偏自个那个不省事的小儿子,居然也掺和到了里头,这下子德妃也有些坐不住了。

  贤妃不敢跟司徒旻抱怨不公,也不能直接在舒云这个皇后面前说什么酸话,她能做的无非就是在司徒宽这个当事人面前耳提面命,表示,都是一个爹生的,结果呢,待遇相差也实在是太多了点,所以,你一定要争气,要让你父皇知道,你才是最优秀的云云。

  舒云对于司徒旻这个丈夫,也差不多失望到一定程度了,简直是各种不靠谱,各种没责任心。短短十多年的时间,朝堂上如今的情况已经是急转而下,阿谀奉承者平步青云,反而是那些干实事的人难以出头了。一些人想要进谏,结果司徒旻压根听不进去,反而将这些大臣给贬谪了!

  温宪公主在公主府其实很无聊,她也没地方可以去,也懒得去佟府那边去面对夫家的那些人,温宪公主的确性子温柔,但其实在德妃后来的引导下,并不软弱。只是,她看不到什么希望而已。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wpjv7.fveda.com  mckld.fveda.com  fg4.fveda.com  t8e.fveda.com  8jr.fveda.com  9u5.fveda.com  6ey.fveda.com  vhp04.fveda.com  spfj.fveda.com  lvvf.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春意影视试试看2分钟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