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钱浅她爹和她姑姑的争遗产官司打到白热化,钱浅那个成天当空中飞人的姑姑干脆同意刘宇正式搬到林家老宅去住,钱浅想,未尝没有几分占宅子的意思,不过她无所谓,反正她这个亲孙女已经在这个房子里住了那么多年,谁也赶不走她。

  “关于密道的消息被何人泄露,我听到另一个消息。”钱浅才不管惘妖在琢磨什么呢,自顾自的接着问自己想要打听的消息:“有人说密道消息泄露是墨泉所为。听说墨泉跟夜影楼幻玥扯上了关系,叛逃了。墨泉是咱们天圣宫的人,身上不是有冥线蛊吗?”

  林宗浩立刻答应一声,亲自从保姆怀里接过钱浅,将她放在了长桌中固定的位置。与一般小孩抓周不同,林宗浩并没有允许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接近长桌,自己也退到一边,一群人安安静静,看着一点都没有喜庆的抓周气氛,反倒透着几分邪门。

  之所以姓白,是因为钱浅认为不管调整时间轴之前她做过什么,都是被人控制后的结果,罪孽应该由林宗浩来承担,而白小糖,从来都是个很干净单纯的人。

  “那我更压不服。”钱浅无奈撇嘴:“为啥游客总喜欢提出不合理要求呢?欺负我们小老百姓没光环吗?还有,你到底能不能研究明白那个凶剑是个什么品种?”

  钱浅不知道厉曜再回想起自己之前的经历有没有过后悔,但她知道,厉曜一直没有放下。他一直心心念念的想要再见到苏琅玉,想要亲口问个答案。

  “想好了。”钱浅答道:“我们不知道男主的底细,他说他能吃掉十八个柳灵儿,万一吃撑了呢?那些柳灵儿可是真正的厉鬼,跟刚刚被装进瓶子的新鬼不是一个水准,你不怕把它们交给男主兄弟俩,不小心把这哥俩弄死了?我可不敢冒这个险。我们是来保护主角的,不是来给他们找麻烦的。”

  钱浅惊悚地捧着自己怀里的两块令牌,像是捧着烫手山芋,她摸索了一下这两块令牌上的花纹,有些肝颤的开口问道:“大人,您这是何意?这两块令牌……”

  “更加不懂。”7788一脸懵逼。

  钱浅确实觉得还能忍,因此她还是一步一步按照套路将祭祀流程走了下来,唯一的就是,赶来蹭便宜的孤魂野鬼实在是太多,他们带来的祭品恐怕不够。好不容易撑过子时,纸钱就先见了底。

  “哦?是吗?”道长冲钱浅挑眉:“没关系,有一天也许你会亲眼见识到。每个人爱好不同,各取所需,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提交特殊申请看看。”77立刻点头答应:“这不是过分要求,主系统应该会尽量寻找符合你要求的落点。”

  “龚长老的令牌?”钱浅一惊之下忍不住提高了嗓门:“那龚长老呢?”

  毕竟道长似乎看起来只是个性不太正常而已,而那个凶剑……不提也罢,连品种都不正常。作为一只正常的人类,钱浅觉得还是跟同类在一起安全点。

  看到钱浅一脸纠结,那兄弟俩倒也不催,不过看俩人的模样,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钱浅想来想去,最终决定还是先将这兄弟俩带到包老的中药铺去。根据钱浅的判断,包老应该是个高人,而且又是行内的前辈,钱浅想,这兄弟俩以后要开事务所帮人办事,行里的行规和辈分还是应该守的,应该不会在包老面前随意造次。

  “什么?”土地爷鬼鬼祟祟的看了一眼四周虎视眈眈的厉鬼凶煞,小声答道:“你不会请神?开什么玩笑!眼下只有你能在这个位置上站得稳!”

  “嗯?”本来已经眯着眼躺下的糖豆又睁开眼,慢悠悠的翻个身:“没有女性角色开放?只有一个角色开放的位面?”

  “证明你的字写得好看啊!”刘宇赶紧一脸狗腿的夸赞:“真的,你的字真的像是练过的,书法家!我们老师都夸你的字写得好看。”

  但有厉曜亲自选的人,钱浅其实很有信心。首先这些人实力一般,想要反水杀她有些困难,第二这些人都是精心选出的轻功高手,偷东西逃跑是最在行,让他们引开追兵也是非常好用。

  “是吗……”苏琅玉笑得很苦涩:“那他还要我去接近阿曜。他了解阿曜,知道阿曜喜欢怎样的女人……我就是他为阿曜量身定做的一个饵而已啊!可我不悔……为了他,什么都愿意……”

  “能怎么办,找人帮忙超度吧。”包迅飞也跟着叹了口气:“你说骨灰都在房子夹层对吧?我能帮你把东西弄出来,也能暂时让他们不闹事,但这么多柳灵儿收在哪里是个问题。一个两个,我可以找人帮忙超度了,但是这么多,继续养着不可能,要超度一时半刻又超度不了,收在哪里是个问题。”

  钱浅也没客气,将城隍庙一角堆着的香烛纸供都搬了个精光,城隍庙里那唯一一个道士还以为碰到抢劫的了,差点要报警,最后还是钱浅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给了他,又写了字据说借用,他才肯放钱浅走。

  “要不我去大佛寺一趟,请住持带着和尚们去一趟吧?”心里没底的钱浅建议道:“一群和尚一起超度一下,我觉得比我靠谱。”

  “嗯!”包迅飞转身往里走:“东西我都给你准备齐全,你别担心。你那个小表哥,最好让他在我这里睡一夜,他今天被厉鬼搭了话,神魂有些不稳,我帮他压一压。还好你机灵,一直让他在大太阳底下晒着。”

  “小神仙一切顺利。”粮油摊老板笑眯眯的站在摊子口冲钱浅招手:“有需要再来啊。”

  钱浅在出生三分钟之后就知道了,她的新妈妈并不期待她的诞生。那个躺在产床上一脸疲惫的新妈妈甚至不愿意让她躺在身边,反而闭着眼吩咐一脸无措的助产士:“把她抱出去,给我老公。这孩子又不姓许,随谁的姓谁管。”

  而钱浅的爸妈……不提也罢。许佩华女士昏睡了两天,醒来后就开始找了护士和保姆过来帮她洗澡敷面膜,之后整个月子期间除了躺在床上看平板电脑,就是打电话和人聊天。她倒不是完全无视钱浅,偶尔开心了也会把钱浅抱起来逗一逗,还颇为得意的称赞过钱浅长得白,以后一定随她是个美女。

  “走吧。”道长很理解的点点头:“我开车来了,现在就送你们回去。”

  这些恶作剧式的捉弄因为出不了什么大事,因此钱浅一般不会干涉,她没有精力管那么多的闲事。不过如果她发现哪个同学本身体质特殊,又时运特别低,她也会顺便关照一下。因为这样的人,通常是抓交替的恶鬼的狩猎对象。

  “放屁!”那个姓徐的长老狠啐龚仁和一声:“你这个墙头草!这个狂徒不知从哪偷了主子的令牌,我……”


4wvh.fveda.com  57bv.fveda.com  4h0.fveda.com  xqqv.fveda.com  1tap.fveda.com  af3.fveda.com  ko6.fveda.com  j76.fveda.com  0uo5.fveda.com  82j.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野外强行侵犯视频在线播放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