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了。”

有人沉吟着点头,的确,如果不联手的话,根本不可能对付这灵王,他们这里,阵容不弱,如果联手,要解决掉这只刚诞生不久的灵王,倒不是没有胜算。

“呵呵,怎么都是这般表情,能够杀了白轩,你们应该也算厉害才是,在北苍灵院内,想来也不算是籍籍无名之辈吧?不知道在那天榜上,有着多少的名次?”远处,魔龙子微笑的望着众人,温和的问道。

他的那种平淡眼神,深深的刺激了王统三兄弟,从此他们便是低调苦修,如今实力大涨,甚至有了冲击天榜前十的能耐,他们相信,若是再遇见李玄通的话,一定能够一雪前耻。

与此同时,王统三人那暴喝,也是犹如雷鸣般,响彻天地。

远处,那魔龙子双目也是微微一眯,他淡淡的看着牧尘,缓缓的道:“白轩就是你杀的吧?真是厉害啊,竟然能够凭借融天境中期的实力做到这一步……难以想象啊。”

“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你可别把小命给丢掉了,我和你进行了血脉链接,才不想刚刚渡劫成功,就莫名其妙的直接被血脉链接反噬。”九幽美目看了牧尘一眼,道。

安然身旁那两名女孩也是轻叹一声,她们的实力,终归还是太弱了一些,在这黑马层出不穷的狩猎战上,根本难以取得成绩。

雷霆屏障,在此时泛起了剧烈的涟漪波动,一道道雷霆涟漪,源源不断的荡漾开来,黑色光束所冲击之处,那雷霆屏障也是有些扭曲的迹象。

“牧尘老大回来了!”

那一霎,白轩似乎是感觉到了不妙,但还不待他暴退,牧尘那双指,便是刺在了他双掌之上。

“我们也是。”刘瞻也是点头。

“我们并不想对你出手,你如果不愿将灵光交出来也可以,我们不为难你。”那老大王统看着牧尘,旋即缓缓的转向一旁的洛璃,伸出手指,点向了她。

牧尘一怔,喃喃自语。

“看来我的心阵状态,似乎掌控得更深了。”牧尘若有所思,如今的他,对于心阵状态的熟悉以及掌控,显然远远的超越了从前。

不过不爽归不爽,但他们终归没说话,只是眼神不善的盯了牧尘一眼,似是在警告一般。

牧尘微微点头,但却并未细说,他之所以能够将白轩斩杀,其实是凭借着那“大须弥魔柱”残留在他体内的凶煞之力罢了。

不过他们虽然损失惨重,但那灵王似乎也是被他们消耗了不少,攻势之间已不复最初的狂暴,只是死死的护着眉心处的晶石。

“是曾经抵挡下了李玄通一击的那个灵阵吗?”安然她们见到那巨大的黑莲灵阵,美目顿时一亮,当初牧尘与李玄通三招之约时,她们也是在场,自然是见到了牧尘使用此阵法对付李玄通那一幕。

“我敢当着鹤妖的面把他们妖门总部砸了,所以这种威胁,你还是闭嘴吧。”

只是那种血脉相融的奇异感觉,让得他知道那道温柔的倩影与他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在那幼时的梦中,便是那道倩影时时守护。

两日的时间过去。

“怎么?没信心吗?”白龙至尊盯着牧尘,道。

这就是通天境的力量吗?

“真不愧是化天境灵将所化的灵光!”

牧尘闻言,视线顿时射去,果然是见到,在那最深处,有着数道异常高大的光影,一波波强横的灵力威压,从它们体内散发出来。

他虽然在笑着,但那笑容中,却是有着一点点的冷意散发出来。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学员汇聚,突然间,有着清悦的钟吟之声在这天地之间响彻而起,那悠悠钟吟,盖过了所有的喧哗,响彻在这天地之间。

“洛神剑?”牧尘微怔,旋即目光便是看向了洛璃不管走到那里都是握着的那柄黑色长剑,从他在见到洛璃第一面的时候,就见到了这把剑,他很少见到洛璃真正的拔出这般神秘的剑,但对于它的威力,牧尘却从不敢质疑,因为有时候,就连他都是能够从这神秘长剑上感受到致命般的危险。

“或许会有。”安然倒不是特别的肯定,如果没有那自然是最好,他们能够独占,但若是真遇见的话,恐怕就不会太和谐了,对方如果实力足够的话,很有可能会对他们进行驱逐。


nlfie.fveda.com  ujd.fveda.com  3qn3.fveda.com  1gu0.fveda.com  xfotx.fveda.com  odb53.fveda.com  fp6r.fveda.com  vup.fveda.com  r7b.fveda.com  m19.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granny and boy xxx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