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回秦城?!慕丞相又是一瞬间的懵逼。女皇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因为对太女人选有了决断,所以才要急着指婚吗?难道不是要立武成王为太女?

  “我不是烦,我是奇怪。”钱浅困惑的挠挠脸:“我当妻主没经验,所以就想着用古代位面的好相公做标准,因此完全比照古代位面韩穆清的模式操作,可是为什么同一种模式,我跟韩穆清很少拌嘴,跟慕君朝成天吵吵吵啊?”

  “的确是病了!”慕君朝亲自端过红豆汤,舀了一勺亲手喂到钱浅嘴里:“爹爹从宫里捎来的消息,他亲自去看过了,君后急得要死,眼下太医院所有当值太医都在君后宫里呢。”

  钟离鸾站在钱浅背后很久了,她看着钱浅抬眼望着天边的浮云,笔直笔直的背影好像一棵小青松。

  “7788,我的任务时间点有规定吗?”钱浅决定还是先把任务完成了再说。

  “这就好!”钱浅瞬间放心了:“早说啊!我心塞两天了,想着蓝色警告挂在头上就郁闷。”

  唉!钱浅暗暗慨叹自己的坏运气。她一边不露声色地偷瞄钟离鸳和钟离鸾的脸色,一边在心里回忆她拿到的剧情介绍。貌似原剧情里,这两位为了慕君朝撕得挺厉害的……

  “可我觉得慕君朝并不介意。”7788甩甩小尾巴:“正常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成长背景不相同的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矛盾总是会发生的,你需要习惯习惯正常人的相处模式,哪里有那么多宠文男主角给你做老公。你对幸福生活的判定也不应该用吵不吵架做标准。”

  她认真想了想,决定去看看自己的未婚夫,钱浅打算这段时间好好花些功夫跟慕君朝熟悉一下,否则就这样成亲实在太别扭了。她懂得这位面男人的难处,所以她一定会是一个好妻主的!钱浅这样告诉自己。

  “不是啊……”钱浅上马后又回头奇怪地看了一眼依旧站在丞相府大门口的慕君朝:“现在皇位的有力竞争者还有我呢!虽然我没打算作死跟钟离鸾争女皇吧,但是慕丞相可不知道啊!慕君朝这样跟我说话真的没问题吗?他就算再讨厌我,可明着得罪储君人选不合常理吧?”

  “闭嘴吧你!”钱浅没好气的怼回去:“我就走个过场,大方不大方的有什么关系。”

  “殿下。”慕君朝直视着钱浅的脸,语气平静而淡漠:“您今日到我们丞相府做客,带的礼品是贵君帮您备下的吧?我猜礼盒里有些什么您都不知道。”

  “是!”夏将军拿起那块牌子走了出去。

  “还请陛下明示!”慕丞相有些一头雾水的看着钟离凤仪,现下京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女皇陛下还有心情想别的?

  “也有可能。”凌晨卿思索着挠了挠脸:“大多数的凌家亲卫都是退役之后才成家的,因为跟着主子也没什么时间能经营小家生娃娃。不过不排除有人会早早成亲,毕竟没有硬性规定不许成亲。”

  夏月染咧嘴笑了,很是爽朗的样子:“殿下,臣说过,殿下在哪里臣就在哪里!殿下请旨第二天,臣已经请我母亲上书给女皇陛下,申请与殿下同行,陛下早已经同意了。”

  “咦?”钱浅有些稀奇地看着手里的酥饼:“今天的干粮真好吃,是宫里內侍做的吗?回去我得给点赏钱。”

  “可是殿下!”瘦谋臣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社稷为重,太女人选是国事,不应以女皇一人的喜好为准,您宽厚仁德,是最好的人选,您登基为帝,才是真正的社稷之福。五皇女武将出身,难免戾气深重,若是她登上太女之位,恐有暴君祸国之患啊!”

  “等等……等等……”钱浅还想再努一把力做最后的挣扎:“不是这样的,你出嫁前岳父大人没教过你吗?应该……”

  “是啊!”钱浅笑眯眯的点头:“下帖子来不及了。儿臣打发人去了夏家,凌家自己跑了一趟。”

  “一定会同意。”凌贵君很有把握的冲着钱浅点头:“也幸好皇七女顽劣,否则她断不会让你去边关。不过,皇七女目前看来是没指望了,她急着要个能扶起来的皇女,你肯去边关历练,她自然会同意。事不宜迟,要尽早请旨出京。”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的衣服不服帖,你一个女人懂什么?!这些针线上的事少插嘴。”

  钱浅的裙角上沾着一小片污迹,那是刚刚堕马蹭上的,她已经尽量清理了。但是今日钱浅来贺喜,按照礼制,她穿着浅金锦缎的礼裙,裙角的污渍在反光的浅色面料映衬下显得无比刺目。

  “他不是号称京城第一的清玉公子嘛?”钱浅眨眨眼,给女主大人准备的官配还能不好?

  还好钱浅布置的暗卫足够给力,很快就解决了院子里的杀手过来帮忙了,没让她累到半死。钱浅丢下手里的挂衣杆擦了擦头上的汗叹口气:“唉!累死了!大半夜胡折腾。”

  “爹爹!”钱浅扯住凌贵君的袖子:“我能照顾自己,让伯父回家吧!”

  “都没我厉害!”慕君朝简短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哦!”模范妻主大人点点头:“给母皇和君后请过安之后要去长乐宫给我爹请安,到时候我先把你留在长乐宫好吗?你就跟我爹一处作伴吧,等我晚间忙完去接你。”

  这么多年了,再一次见到当年那个不讲理的小皇女,慕君朝一眼就认出来了。也难怪!仇人嘛!他现在变成这样,全拜那个惹祸精所赐!

  “您别担心。”钟离鸾回过神来,笑着安抚风桥宁:“我心里有数的,您不如操心一下大皇姐的事,她犯了这么大的事,也只是被罚了思过。”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8ho.fveda.com  xyhm.fveda.com  2p4.fveda.com  stu.fveda.com  c4e4i.fveda.com  2sdwy.fveda.com  jkhd.fveda.com  cqrux.fveda.com  i0iqt.fveda.com  3dn.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网页升级紧急通知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