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带着求助的目光看向慕容千雪怀中的云澈,却现他双目轻闭,呼吸平稳,似乎已进入了凝心状态,只好抓抓额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好那就打扰了。”

空气中的血腥味变得愈加浓烈,本是一边倒,且已接近尾声的战局,忽然之间生了惨烈的变化。每一个神凰军的实力、配备,基本要十倍于一个苍风军,但,在这苍风军最后的反抗之中,竟是每一个苍风军,在临死之前,都能至少拼死一个神凰军!

云澈面色阴沉的如同来自地狱的夺命死神,面对凤非恒的攻击,他手中劫天剑轻描淡写的一甩凤非恒强大的凤凰火焰碰触到重剑之力,一瞬间便被摧成了漫天飞散的火花,而重剑所激荡而起的玄力风暴所几乎未受到任何影响,在破空呼啸声中,狠狠轰在了凤非恒的胸口之上。

“我娘她是什么反应?”云澈颇有些忐忑的道。

天下第一低声道:“不要被这样的阵势吓到,记住,这里不是我们妖皇城!而是一个玄力层面相对低下的地方,对面的,不过是一些脆弱的神凰军和低等的玄兽,你们两个也已入霸玄之境,合我们三个之力,只要对面没有足以压制我们的强者,就算再来一倍,我们也可以阻挡!”

苍风皇城安静一片,暗云遮蔽着月光,让整个皇城黑压压一片,近乎窒息。云澈、苍风夏元霸等人互说着这三年的遭遇,久别重逢,本该是欢天喜地,但被践踏的满目疮痍,且被神凰国侵占了大半的故土,让气氛始终有些压抑。

黑衣老者的叹息似失望,似怅然他的话是在说本只想用这点火焰给予夜石警告,没想到夜石堂堂圣地长老居然连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直接死了

萧云:“!!!!”

时间已是正午,十二守护家族的家主和诸王府的郡王们全部到场,无一敢缺席。随同而至的也都是脑人物,毕竟,小妖后亲口下令必须全部到场,而且有“大事”要宣布。

看着夜石消失的地方,所有人都是一脸恐惧与怔然,如石化一般一动不动。一阵寒风吹来,他们齐齐一个哆嗦,一股比寒风还要冷冽千万倍的寒气在他们体内疯狂的窜荡他们的全身,更是早已被冷汗全部打湿。

夜?

“确定只有夏元霸一人!夏元霸是苍风国人,今晨出关后听闻苍风即将灭国,当场暴怒!他乘天圣玄舟所去的方向,也正是苍风国所在!以天圣玄舟的极限度只需四五个时辰,就足以到达苍风国境!少主,我们要不要”

更没有人知道,原本不惜一切,宁肯承受数倍痛苦也要以最快度吸收魔源来复仇的他,却在到了流云城之后,不断的减缓着吸收魔源的度。

东方休整个人僵在那里,手无力的放下,口中长长的一叹。

萧云也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毕竟,从对他冷漠无情,绝不表露半分到忽然昭告天下,要和他成婚,而且就在七日之后就算云澈的神经再强大,也半天都扭不过来。

司空渡声音中的悲愤和仇恨让人仅仅是听到耳中,都感觉到刻骨锥心,周围的十六个青年也都是目盈怨恨,咬牙切齿。云澈沉着气,声音阴沉的道:“天玄大6的战争从来都是以不伤及平民为前提!这是最基本的人道!神凰帝国好歹是继承着凤凰之力的天玄第一大国怎么会做出这等事!”

他身上气息的变化,让他身侧的几十个护法全部悚然心惊他们跟随夜星寒这么多年,还从未从他身上感觉到如此恐怖的怒意和杀气。

“走?”夜卷云反而向前了一步,脸上挂着淡笑,无论神情,还是眼神,都生了显著的变化眼前这个神秘的黑衣老者虽然气势惊人,但他刚才的言行,分明是对日月神宫的忌惮!既然忌惮日月神宫,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而且这样看来的话来自他的气势,或许也可能是假的比如是用某种特殊的玄器释放出来的!因为这股气势实在过于强大,强大的不同寻常,不符常理。这世上若真存在实力与这股气势相符的人,日月神宫又怎么会不知道!另外,若他当真强大到如此地步,又怎么会连说出自己名字的胆量都没有,而且还没说上几句话,便急着让他们离开。

“这么说,日月圣舟还在宫中!”夜星寒眼神猛然的一凝,新仇旧恨涌动之下,平生从未有过的强烈杀机暴戾的几乎要碎裂他的身体。他知道自己已经在失去着理智,但他丝毫不准备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转过身,低沉无比的道:“马上让九长老、十一长老、十五长老、十七长老来见我!”

一双双美眸都落在云澈的身上。这样只有二十二岁的青年人,在这劫难面前,已悄然间成为了她们的依靠。毕竟,这个世界实力为尊,无论在哪里,都是如此。

云澈左臂一伸,玄罡飞出,瞬间侵入夜青盛的心魂之中,将其中所有的印记别说魂命印记,连记忆都清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手掌一翻,金乌火焰释放,转眼间将他的躯体焚烧成虚无。

这个绝望的消息没有让封云烈动容,他血红着眼睛,一声嘶哑的大吼:“打开城门!!”

宫煜仙传给他的“冰云仙魄”,里面承载着历代宫主的重要记忆和冰云仙宫的大部分隐秘。根据其中的记载,夏倾月所使用的那个逃生玄阵,是个随机传送阵,根本无从得知传送到了哪里,就连它的传送最大范围都无从知晓。

不知不觉,午宴已过去了大半,小妖后一直端坐于皇椅之上,全程几乎未曾说话,也一直无人敢出口询问今日所要宣布的“大事”。这时,云轻鸿放下酒杯,起身行礼道:“小妖后,如今淮王之乱已平息,明王虽逃离在外,但全力搜寻之下,相信用不了多久便会认罪伏诛。我等身为臣子,在淮王之乱中却出力甚微,全靠小妖后一人才力挽狂澜,甚是自愧。小妖后今日召我们来此,定有大事无论是何吩咐,我等定万死不辞!”

“完全联系不上是什么意思!”凤横空的脸色变得阴暗,声音也带上了些许的暴躁。

宫煜仙的言语和她惊人的举动,无不彰显着她的死志。 慕容千雪用力摇头:“宫主,你不要这样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冰云仙宫需要你。”

想当初,他一把王玄龙阙笑傲苍风,无人可挡,纵然在强大的神凰帝国,龙阙也是威风无匹因为纵然对于凤凰神宗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能得一把王玄器,都是毕生奢望。

萧烈很平静,苍老的双目透着喜悦欣慰的色彩,但更多的,依然是浓重到极点的灰暗。云澈快步向前,重重的跪在萧烈的面前,手掌扶在他的双膝上:“爷爷,澈儿不孝,让你受苦了。”

“但,我们也自知不是阁下的对手,今日要杀云澈,也应该是无望了,却又不能就这么直接退离”夜孤影双眸深处诡光一闪:“不若这样如何,就由我们神宫的夜石长老和阁下交手一番,相信以阁下的实力,定然能轻易将夜石长老击败,如此,我们便是实力不济,战败而退,而不是被阁下一言呵退,回神宫之后也便可以有个交代。”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2w04l.fveda.com  468.fveda.com  c0n.fveda.com  l8n.fveda.com  c54.fveda.com  tjx.fveda.com  bqh3f.fveda.com  1t0.fveda.com  dccv.fveda.com  5ysye.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亚洲加勒比综合加勒比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