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是不是胖了点?”温承捏了捏他肚子上的小赘肉, 不客气的嘲笑道。

  “...人品也很好。”陆祈有点替温橙委屈,嘟囔着辩驳道。

  他一时有些傻眼,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抬头看到眼前的这辆车发动机前盖也被撞的凹陷了一大块,而坐在车里坐着的正是自己今晚一直在找的人...

赵当世笑笑道:“既能为火器营军官,这火器方面的造诣自然不浅。可巧,我对鸟铳也有些研究,有几点不明之处还请千总大人教我。”

  说完,他就想转身推开门出去,温雄皱紧了浓眉,呵斥道:“慢着!”

  话音刚落,头皮就倏地一痛,周思娜不要命似的扯住他头发,骂道:“不要脸的奸夫淫妇!不仅害我爸爸!还骗我二哥感情!”

那四个官军受了一吓,惊恐的望向赵当世,又将目光掠向远处的徐珲。徐珲还好端端地坐在那,这贼头又想搞什么花样?四个人战战兢兢,走不敢走,尴尬地站在那里踯躅。

  “温爷爷,你们今天也来了!”任晴看到门口出现了温雄和温昭远的身影,她眼睛一亮,急忙出来迎接,连于新兰和任安平也慌不择路的迎了过来。

  培训的第一天不算很累,基本就是熟悉下机器以及流程,陆祈坐在位置上认真的做笔记,时不时苦恼的皱下眉,看起来很认真。

“小人愚鲁,请头领明示。”

  “我们都知道了,就你一个人瞒在鼓里!”周思娜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要是再晚点,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都要出生了。”

  见陆远表情阴着脸不说话,陆祈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因为你们都是我很重要的人。”

  “...别告诉他。”

  “嗯。”陆祈一脸肯定的点了点头。

  “快送医院!”陆父蹲下身把陆祈背起来,一行人匆匆往车库里跑!

这番话说完,底下各官吏多黯然垂泪。赵当世等得焦急,又看了看侯大贵,侯大贵心领神会,呼道:“送尔等上路!”挥舞腰刀,眨眼间便劈倒两人。那些官吏虽然心中惧怕非常,但也不知怎地,就是没人开口求饶。眼见阶下已经伏尸七八具,血流成渠,赵当世好生失望,转身要走,却有人高呼:“小人愿为将军效力!”

  那交警神色奇怪的摇了摇头,“不是。”

他卜一出口,顿时引起一阵骚动。现下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过二十六,如何能是这许多兵马的对手?人人自危之下,已经开始呈现想要四散逃亡的迹象。

  “你...”陆祈思考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这个动嘴是什么意思,脸色刷的爆红,拉开车门慌慌张张的下了车。

李自成将赵当世留下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想让他作为回营的一个代表,代表老回回做个见证,形式上也是两营协作,加深友谊了。

“说答应也答应,说不答应也不答应。”赵当世面无表情,淡淡道。

  “那医生,跟我一起送到医院来的那个人,现在的病情怎么样?”陆祈心急如焚的问道。

  温承无语的咒骂了句。

“说答应也答应,说不答应也不答应。”赵当世面无表情,淡淡道。

  她话一说完,一直没说话的温承忽然脚步开始动了起来,他缓缓走下了楼梯,一步一步走的慢又沉重,身上那股凛冽的威压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四周空气变稀薄了不少,而离他最近的任晴已经开始双腿打颤,光是站稳都有些费劲。

  陆祈第一次看到这种神态的温承,一时脸上有些呆滞。

  陆母不敢再去公司,日日夜夜的守着他,病房里的尖锐物品都收了起来,但就算是这样,有次趁陆母去接水的时候,陆祈拔了输液针正准备往喉咙里吞,要不是路过的护士看到,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赵当世拱手道:“请掌盘子明示。”

  温承眉宇间有几分烦躁,段秀难得有眼力见的上前帮他点了根烟。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点?”温承捏了捏他肚子上的小赘肉, 不客气的嘲笑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r7ya.fveda.com  5bils.fveda.com  l1pvk.fveda.com  v9c.fveda.com  9c5a0.fveda.com  yxx.fveda.com  hj7k.fveda.com  pq6hw.fveda.com  66j.fveda.com  35o.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我的办公室老婆天狼影院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