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和夏倾月的相处,非但没有就此拉近彼此的距离,反而……似乎愈加的疏远,

“神帝,你你到底”第一梵天重重摇头,心中千般惊惧,万般不解。

“善待这个世界?”劫渊声音冰冷锥魂:“哼,这个世界,又何曾善待过我们!”

但纵然黯淡,刺尖上的那一点绯光,依然比任何一颗星辰的光芒还要耀眼。

早在云澈将一切告诉她时,她便想过若是云澈当真能“安抚”下归世的魔帝,这种场面会有可能出现。

“因为那是一个千叶梵天最怕被人知道的秘密,也自然对此敏感之极,一旦碰触到此念,便再无法挣脱。却不知……幌子才是真正的目的。”

这九枚所谓“天毒丹”的确蕴着天毒珠的净化之力,也的确可速解千叶梵天和八梵王身上的天毒,但本质上却是幌子……因为天毒只可存活二十个时辰,时间上算来,千叶影儿回到梵帝神界之时,他们身上的毒也都差不多快要开始消散了。

换言之,对云澈而言,她是最忠贞的奴仆,但对他人而言,她依旧是那个强大、可怕、绝不可招惹的梵帝神女!

想了好一会儿,却没想到什么可以威胁他的手段,很用力的一跺脚,气呼呼道:“就在下次吃东西前不理你!”

水媚音吐了吐舌头,小小声道:“老爹又来了。”

末厄已死,诸神已灭,她的仇恨与愤怒,无疑只能释放在这些后裔……不,是连后裔都算不上的力量继承者身上。

对云澈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极好的转变。他想了一想,终于稍有底气的道:“魔帝前辈,晚辈没有骗你。这个世界虽然已不同于以往,但依旧是属于你的世界。你和邪神的家还在,你们的女儿也安在。所以,你的族人归来之后……”

“元素创世神在那之后舍弃创世神之名,自封邪神,隐世不出,亦是这个原因。”

整个冰凰界的风雪都完全的停滞了,那种亘古都未曾有过的无形气场,让冰凰神宗上下,从最低等的弟子到宫主长老,无不在震惊懵然之余噤若寒蝉,连走路说话都小心翼翼。

“好好好。”云澈一脸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劫渊目光一凝……难道是后天所致?

不但兼修,还能同时释放!?

“呵呵呵……”千叶梵天的面色总算稍稍缓和:“很好,你没有忘记就好!”

洛长生拜道:“父王说的是。当年与云神子一战,晚辈长生毕生难忘。”

唯有云澈身上的力量带着“他”的痕迹,迎接着她的归来。

今日,他们才知,云澈的身上,竟是邪神的神力传承!

一切皆灭,唯余我们的星球,我们的女儿……

“因为,我是‘他’力量和意志的继承者。”在今劫天魔帝近在咫尺的注视之下,他脸色平静的说道……虽然内心其实慌得一笔。

云澈微笑:“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只是,这个世界气息变了,完全的变了。变得如此浑浊不堪。

“夕柯的走狗……同样该死!!”

“澈儿!?”

“礼物……”云澈顿时懵住。

云澈摇头:“完全没有。”

寝宫之外,夏倾月立于殿顶,身沐月光,美眸漠然,无人知道她在想着什么,而她保持这个动作,已经整整数个时辰。


6kptl.fveda.com  hl78.fveda.com  l2n.fveda.com  y0k.fveda.com  walg.fveda.com  ogs50.fveda.com  l9pnl.fveda.com  1duk8.fveda.com  hfmn2.fveda.com  yuuns.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军训教官的大j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