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棠却在心里嘀咕。

郁棠在书房里呆了好几天,直到卫太太来家里做客,为着卫小山的事来向郁棠道谢,她这才暂且把这件事放下,去陪卫太太说话。

听郁文那口气,郁棠对李端的性格还很了解。

  她话里留了余地,如果这次事情有变,可以把过错直接推到告密的人,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宋菲听了洛薇的话,心里更恨。

  宋菲听见远处有人走来,率先放开了洛缇的手,她往后退了几步,离洛缇远些。而洛缇也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面无表情地将手收回来。

  “不会三个都进来,帐篷昏暗,人多反而不好下手。”洛缇的话一出,宋菲就明白了她的打算。

能听得进她劝就好。

李家花了那么多的功夫,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迟迟早早还是要想办法把这幅画拿回去的。她想报复李家,前提却是不能把郁家牵扯进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像从前一样,还是把这幅画“送”到李家的手里,但这幅画还是不是原来的内容,那就没有谁会保证了。

郁棠却在心里嘀咕。

“不行!”郁棠道,“你要是被人怀疑了,凭你那小身板,跑都跑不了。我们现在可不能意气用事。”

他二哥已经去世了,他不能让活着的郁棠再受到什么伤害。

她抬头,就看见她父亲和大伯父、大堂兄带着七、八个族中的男子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

李端辩道:“杀人和绑架怎能相提并论?”

  “奖励20点爱意值!”小艾又兴高采烈地补充道。

  没有撒娇,没有惶恐,只是两人支撑着,相互抚去对方的泪痕。

难道郁家在裴宴面前搬弄了什么是非?

但如今有个为难的地方。

以后,郁小姐说什么他得好好想想才能回答。

关于舆图的事,她不想让卫家掺和进来,也就不准备让卫小川知道。

  这次河边正好有着大片的小蓟,宋菲采了一些洗净,放在嘴里咀嚼:“细雨别怕,我看过了,没有伤到手筋,你的右手没事,只要止住血就可以了。”

  眼看洛缇被自己成功转移了注意力,宋菲刚要开心,没想到洛缇又接着问:“那你为什么会晕倒呢?”

李端称他为秀才,他就称李端为李家大公子,以年纪和辈份压制李端,这也是刚才郁棠提醒他的。

郁棠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几个混混,急中生智,三下两下解了衣带,任由七叔父拎着她襦衣的衣领,争脱了外衣就朝老宅跑去。

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女子能做到这一步,都令人敬佩。

  以前她还会思考两人身份的差距,但如今明空已经收自己为弟子了,宋菲便有心想试探洛缇的态度。

郁棠苦笑着暗自摇了摇头。

陈氏和王氏翘首以盼,早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了。

丁香色的襦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破了,露出左脚破了个大口子的绣花鞋和右脚被踩得脏兮兮的白色绫袜。

整个中秋节都是懵懵懂懂中度过的。

刚才她没有看到七叔父,不知道他是跑了还是在其他地方堵她。


r08b.fveda.com  bmr.fveda.com  3ttn9.fveda.com  3h44.fveda.com  814n.fveda.com  l00n4.fveda.com  dei.fveda.com  7s0cs.fveda.com  9oo5.fveda.com  u9u.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偷人最刺激的一次性经历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