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乔岭再大些,指不定就能看出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了。

  乔郁一个人带了两个孩子,也不急着买东西回家了,到了西街,先给两个孩子一人买了个画糖人,文生本来缩着手不要,乔郁说回去了会帮他跟他娘好好说,他这才收下,小心翼翼的舔了两口就不吃了,说是要带回去给他娘吃,乔郁闻言说再给他娘买一个,他却说什么都不要了,两兄弟轮番劝了几句都没管用,只好由着这个有主见的小不点去了。

  门一直关着没有透过气,房子里还残留着一丝胭脂香,进门就是厅堂,左手边有个木梯,通往二楼,右边角落有个门,通着后面的院子。

  乔郁点点头,也没多说。

  三七看了一眼陈匆,老老实实说道:“王爷,其实我们都知道了。”

  “公子,这些东西都放在哪里?”陈匆问道。

  茗轩阁离太后寝宫不远,和皇帝的广玉宫相隔有些距离,宫里还留了几个以前照顾陆锦呈的老人,见他去了赶紧命人生了手炉给陆锦呈送过去。

  陆锦呈脸上神色莫名,眉心微皱:“没想好,要是想好了还来找你做什么?”

  “你快闭嘴吧!竖起耳朵听听,外面是不是有动静了。”

  宋思明还以为是他说的打动了陆锦呈,闻言立刻将乔郁的所有身世背景都抖了个底掉,连赵家那个泼皮婶娘都没落下,一五一十的全抖给陆锦呈了。

  前几天看见街上有鱼卖时,他立即就买了两条,要不是看天气渐渐热了没有冰箱,他还能再多买些,买的两条鱼当天回去就吃了,红烧了一大盘,他和乔岭都吃的十分满足。

  乔郁知道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令人发指的一段往事,他转过头去和沈老对视了一眼,见沈老也是一脸愤慨,随即转回头来问道:“这件事情他那个姐姐可知情?”

  他猛地一下坐直身子,动作将那边闭目养神的陆锦呈都惊动了。

  他说完又看了妇人一眼,说道:“哦,对了,潘顺强抢民女,逼得姑娘悬梁自尽,她爹娘找上门去,却发现潘顺已经被连夜送走不见踪影,好像是送到婶子这里来了呢。婶子,你知情不报,与潘顺同罪,也请一并跟我们走一趟吧。”

  陆锦呈撑着头,由着孟昭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说道:“今日这事一毕,太后大概就彻底断了替我找个王妃的心思了。”

第77章 王府别苑

  乔郁想的出神,乔岭进来了也没听到,听到乔岭突然在后面说话,连忙一头毛躁的坐起来,说道:“没事儿没事儿。”

  乔郁一想,应该是压面机送过来了,也顾不上睡觉了,赶紧起身去将人请了进来,将东西给他放到灶房里。

  乔郁笑道:“哭了也没事儿,我又不笑话你。”

  对了,这太后身边还有个皇上, 这若是再让皇上知道了, 只怕乔公子小命难保。

  陆锦呈嘴角轻轻翘起,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事儿了。”

第56章 阴谋破产

  待到天色渐暗,众小姐的才艺都表演的差不多,眼看不多时就要轮到文婉君的时候,她突然觉得有些头晕。

  陆锦呈叹了口气,觉得有些焦躁。

  乔郁这酒楼说大不能太大,说小却也不能太小。

  他之前就猜彦公子这样的,或许是哪家朝臣家中的公子,这位朝臣可能还位份不低。不然养不出他这一身浑然天成的权贵气。

  三七动了动嘴,想提醒他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 但想想还是没说, 他家王爷心里门清,从来不需要他多嘴,所以他这会儿说了,陆锦呈也不见得听。

  兄弟俩就此问题达成一致,乔郁也决定一切都顺其自然。

  陆锦呈说道:“臣弟这就过去。”

  陆锦呈像是被说中了心思,一掀衣袍跪在皇帝面前:“皇兄,世上纵有千江水,臣弟也只愿取一瓢饮。与我共度余生的,必定是我心中所爱之人,文尚书爱女秀外慧中德才兼备,但不是我心中所爱,所以臣弟不愿意娶她。”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5v2q.fveda.com  gbnt0.fveda.com  wu0eu.fveda.com  gtnhy.fveda.com  9ig.fveda.com  d8xu.fveda.com  8ud.fveda.com  vknh.fveda.com  9pb7.fveda.com  h284s.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福林偷娘怀孕 目录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