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郁知道他会些功夫,却没想到居然不仅仅是会些的程度,他正想扭头看一下陆锦呈是不是还在原地呆着,一回头却看到人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惊了一跳,被人一把抱起,眼前天旋地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束起双手按在了墙上。

  乔郁连忙说道:“我脚滑了。”

  陆锦呈在门外发出一声轻笑, 乔郁听得清清楚楚, 随后又走了几步, 听声音像是在院子里坐下了。

  乔岭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怕乔郁发现他红了眼眶,垂着头不敢看他,拽着乔郁的衣袖跟着哥哥一起走了。

  脑子不再反复回想那个吻,就渐渐开始想着别的。

  到了中午,乔郁又带着乔岭一起出摊去了。

  孟启文又笑:“王爷这样可真是少见,如此,我就直说了。若王爷真喜欢那少年,须得想好几样事。”

  乔家落魄前虽然说不上是高门大户,但乔父生财有道乔家也算是略有薄产,这样的家庭里长出来的孩子有股少年公子般的书卷气倒也并不奇怪。而陆锦呈疑惑就疑惑在乔郁身上不仅有书卷气,也不乏市井商人的世故圆滑。

  乔岭眼眶通红的点点头,又听乔郁说道。

  “给老子滚出来,你以为你跑得掉么?外面到处都是老子的人,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出来,等我进去了,你就死定了。”

  绾娘听声音回头,一看是他,笑道:“怎么是你俩啊,我就说这哪家的姑娘这么大清早的来买胭脂。”

  说完不等乔郁说话,就快步退出院子,还十分善解人意的帮他们关上了门。

  皇帝脸色缓和了些,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道:“朕就这么一个兄弟了,他身体里流着和朕相同的血,他不但要活,还得好好的活。”

  “你快闭嘴吧!竖起耳朵听听,外面是不是有动静了。”

  先前送被褥进去的家长很快从书院里出来,书院门缓缓关上,家长们也都准备回去了。

  第三日等乔岭去书院后,乔郁还想去铺子里找宋立商量,却被面色不善的陆锦呈反手关在了房间里。

  乔岭已经将鸡蛋打进了碗里,闻言问道:“那这个鸡蛋怎么办?”

  乔郁不等陆锦呈招呼, 就已经率先几步跃了过去, 站在石台上冲陆锦呈招手。

  金丝翠玉卷其实就是包了胡萝卜丝和黄瓜丝的酱菜春饼,味道还算可以。

  两人没得玩儿,只好又坐在一起发起了呆,三七枕着胳膊往外看,边看边嘟囔:“怎么还不回来啊,去了也有好一会儿了吧......”

  文婉君在闺房眼睛都哭红了,三房夫人坐在她身边哄着, 文尚书却二话不说的接了圣旨, 允良辰吉日, 送文婉君进宫。

  那么,他喜欢陆锦呈吗?

  三七简直搞不懂自家王爷,这乔公子明明就是生气的样子,他怎么还固执己见,非说没事?

  “不是说今年招进书院的人已经满了么?怎么还有人来?”

  沈老初还看不出来这彦王对乔郁高看一眼所为何故,要只是为了乔郁这张脸的话,也未免过于庸俗,乔郁虽长得好看,但也绝到不了祸水红颜的地步,陆锦呈身份之高,想要什么样长相的没有。

  然后没等一炷香时间,就果真见着个人远远的朝着茗轩阁来了。

  “若棠见过婉君姐姐。”两人走到文婉君身边的时候,丫鬟拽了拽苏若棠的衣袖,小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苏若棠这才将视线移到文婉君身上,眉眼带笑的跟她行了个礼。

  “十四弟可是还在为母后替你说亲的事情生气?”

  陆锦呈也不问他们知道什么了,说道:“既然知道了,就把嘴巴闭紧点,要是走漏了消息,我就拿你们是问。”

  陆锦呈目光从乔郁的脸上看到他折下去的腰,用视线丈量着尺寸,心道:什么也不想吃,想吃人。


ga04.fveda.com  5bc9.fveda.com  ypamp.fveda.com  bpv.fveda.com  hmp7t.fveda.com  jxh.fveda.com  uyma.fveda.com  hrg.fveda.com  hkm25.fveda.com  rr99.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夜狼视频在线观看精品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