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李泰的安排,在长安城中做个闲散王爷,领着工学院,挺好的,或许当时,李二陛下已经一切都安排好了吧,给自己的儿子,都想好了以后的出路。

  几人继续往书院的深处走去。文学院的学生还没有放假,兵学院之中已经空了,而医学院的学生们,从来不知道假期是什么......

  “那事关考试,与考试无关的东西,不得带入考场,这护身符,就由先生先代你暂为保管,免得不必要的麻烦,如何?”玄世璟说道。

  而且,将来在户部的监管之下,也不会出现通货膨胀这一说,毕竟以后户部也是要参与行商的。

  “嗯?”玄世璟应声,但是仍旧没有停笔。

  东宫,书房。

  玄世璟一进东宫,东宫的内侍见到玄世璟之后就赶紧去了李承乾的书房将玄世璟到来的消息告诉李承乾。

  李泰点点头:“好,这样的话,我从我府上拨调一批侍卫过来,看住学院。”

  “璟儿到底没有让朕失望,说起钱庄由地方官府操持,这主意好的很。”李二陛下夸赞道。

  “夫君?”晋阳走上前,轻声呼唤。

  这样的话,无非就是换个人罢了,宁肯书院的学生没人教,玄世璟也不想让这样一个劣迹斑斑而且不知悔改的人去书院面对学生。

  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裳,李承乾出了字迹的书房,带着两个内侍朝着长孙皇后的宫殿走去,这会儿长孙皇后的宫殿之中,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正在用晚膳。

  在余下的时间,尽力护住书院,这就是他们的职责,这就是他们余下的作用,从进入书院做教书先生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已经有这等觉悟了。

  “嗯,方才妾身见到常乐,询问了一下,从常乐那里知道了。”晋阳说道:“怎么,夫君是打算要回庄子上了吗?”

  李泰一直在长安,对于长安这边大大小小的事情,自然知道的是比玄世璟要多的多,因此玄世璟听出李泰的话之中有不一样的意味,干脆就直接问了,反正这书房之中也没有外人。

  李家的情况与秦家是不一样的,所以李孝恭可以豁达,但是秦家的日子过的就没有李家这么滋润了。

  而长安呢?对于庄子上的人来说,那里的人都是陌生人,即便脸上洋溢着再热切的笑容,过后还是陌生人,少了几分人情味儿。

  “送交官府吧。”玄世璟说道。

  至于学生们自己如何,老师们管不了许多,有上进心的学生,心里自然憋着一口气,不想学的,那也没办法。

  书房外面李泰的侍卫走了进来,拱手行礼。

  房家与玄家关系不错,来往也是比较亲密,她作为房家的儿媳妇儿,自然不能从她这儿断了与玄家的这份关系,而且玄家的媳妇儿,还是自己的皇妹,两家这也算是亲戚了。

  将玄世璟召到东宫,与丹药的事情无关,就仅仅是辅佐太子治理国事罢了。

  这会儿晋阳的小腹也才是微微隆起,厚重的衣服之下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也还没到行动不便的时候,所以依旧是在前厅,跟大家坐在一起吃饭的。

  “现如今大唐无论是境外与西域、北面草原还是东面倭国的贸易都十分频繁,还有更多的是大唐境内各地的商人往来贸易,很是繁荣昌盛,因此,臣觉得,钱庄的存在,就十分必要了,最好还是朝廷出面,以朝廷的名义,开设钱庄,由朝廷设部门专门管辖,所谓钱庄,就是开设在各地,供天下百姓存钱、取钱的地方。”玄世璟说道:“打个比方,长安城有一家钱庄,同样在扬州城也有一家钱庄,臣将十万钱存到长安城之中的钱庄里头,钱庄给了钱票,臣揣着这一场钱票,到了扬州,进了扬州的那家钱庄,只要交上钱票,就能在扬州的钱庄将这十万钱取出来,陛下觉得,这样如何?”

  不过眼下两年之后如何,所有人都只是在默默准备罢了,重要的是,眼前。

  东宫书房之中,一直到了该用晚膳的时候,李承乾才将奏折全都批阅完毕,等到用完晚膳之后,还是要在书房之中坐着,将今天白天批阅过的奏折全都重新检查一番,今天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不同寻常。

  “已经让护卫去查证了,一旦查证之后,这次,学生要为书院绝后患。”提到这件事,玄世璟的目光狠戾的了起来。

  “真......真的。”那考生说道。

  马车从北门绕了大明宫半圈儿,这才到了长安城的北门,从北门进入长安城,朝着道政坊中走去。

  玄世璟搞不清楚朝臣们心里奇怪的标准,索性就不去想了,想他们作甚。


6u55.fveda.com  eatat.fveda.com  p7m.fveda.com  blmv.fveda.com  xl3m.fveda.com  m24tl.fveda.com  akje.fveda.com  t48uw.fveda.com  8hukv.fveda.com  p84ud.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china mobile free黄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