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升的绳索停下,萧钺被吊在了半空中。因为止疼药的作用,身体几乎没有一点儿难受的感觉,只感觉血压似乎有些升高,时间长了可能会造成晕眩感。也许这就是其他人所说的——接近神的感觉。

  萧陟勾勾手:“知道你控制不了自己,做梦都想跟我亲近, 还不如睡前就找个舒服的位置。”

  才让偷偷抹了下眼,被扎西箍进怀里用力搂住, 在他背上安慰性地捶了两下。。

  妹妹央金听话地点点头。

  可是萧陟不听他的,阿妈没办法,只好上楼去叫扎西。

  原主萧根旺是个比较时髦的人,穿的牛仔裤有些紧,壮汉手粗,在裤兜口摸了两下都没伸进去。

  才让接过塑料瓶子,颇为感慨地说:“扎西爱热喜欢你。”

  有人突然大喊一声:“他一定是开了神识!”

  萧陟笑着问他:“香吗?”

  扎西的脸“噌”地红了个彻底,瞪了才让一眼,才让不解地回看他。

  扎西红着脸,敛着下颌垂眸看着他,微微抿了抿嘴唇,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把藏袍脱到地上,只穿了一件长及膝盖的白色缎面里衣,抬脚朝萧陟走来。他一直走到萧陟腰胯的位置,然后跨开两腿,分立在萧陟两侧。

  陈老师其实很好找,一溜教师工作照里,陈嘉年轻白净的面孔极为显眼--28岁,去年刚博士毕业,从博士期间就开始带习题课,有过一年国外留学的经历,发表过五篇有分量论文。

  他朝才让招了下手,把那二十块钱往前递,却是看向扎西:“我也饿了,想请才让帮我买点儿羊肉串,多出来的算是给才让的辛苦费。”

  “那,我继续?”

  他直接把扎西叫到一边,避开了卓玛姐妹,问他:“扎西,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扎西被他戳破,白皙的脸颊又迅速涨红,同时十分惊讶地看着他:“你听懂了?不可能啊。”

  以前只要扎西在家, 早上都会起得很早,帮阿妈和康珠姐姐劈柴、挤奶、打酥油,他已经习惯这样的作息了。

  扎西“啊——”一声长吟,随即脱力地完全倚进萧陟怀里,一边释放着,一边回首扶住萧陟的脸庞,与他深深地吻到一起。

  扎西躲开她的手,笑着说:“在牧场上不讲究那些。”说着就将干牛粪塞进炉灶里。

  萧陟立刻起身,先诚恳道歉,然后便跟着白玛喇嘛去了经室。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火车终于到了成都,幸好他们是卧铺,下车时没有感觉特别累。

  萧陟翻了翻冰箱,“只能做汤面了,行吗?”

  萧钺神色冷静地看着他:“别怕。”

  两人之间又安静了,无声地对视着。他们看向彼此的目光是带着暖意的,烘得全身都热乎的。

  扎西应了一声。

  “你只是想为自己的生活做主,过自己想要的日子吧。”萧陟突然用汉语说道。

  萧陟一边往锅里下面条,一边回头看他,嘴角挑得高高的,十分不怀好意:“我们可不止在厨房里花样多,我们在卧室里花样也可多了。”

  萧根财被他吓了一跳,脸上露出不忿的表情,却又碍于萧陟的威严,含糊着哼了声“对不起”。

  “你也有信仰?”

  萧陟故技重施,将才让先塞进去第二排,又让扎西坐中间,然后自己坐在最右。后排的座位被放倒,腾出地方来放行李,还有一些仁增运输的货物。


ylr1.fveda.com  ccfj.fveda.com  gjfls.fveda.com  7jew.fveda.com  07x6o.fveda.com  g3tbo.fveda.com  2l5.fveda.com  p6g.fveda.com  lnss9.fveda.com  8ebp.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农民伯伯乡下妹神马云播放下集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