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她却忽然主动提及,而且用语……露骨到云澈都有些不堪承受。

云澈大气的一摆手:“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

“在这里,你没有威风,没有野心,却有足够的时间去后悔,去恕罪,去生…不…如…死!!”

数息的冷寂,冰凰少女给予了回答:“一个月之内。”

“……”云澈缓缓转身,沉重的脸色和幽冷的目光让所有人心中陡生不安,他问道:“在吟雪界,有没有神君境的玄兽存在?”

“原来如此。”云澈用眼睛的余光瞥了沐妃雪一样,心中一声颇为复杂的叹息。

他再无法沉默,身影一晃,雷霆般爆射而下。

“窥人……心灵?”沐玄音微微皱眉。

但在遇到冰凰少女后,她却告诉了他另外一个真相……一个在远古诸神时代都极少人知晓的真相:诛天神帝末厄不惜动用诸天始祖剑,不惜以卑劣手段也要诛杀劫天魔帝,主因绝非始祖神决的碎片,而是……邪神与劫天魔帝早已在暗中两相倾情,结为夫妻。

玄气爆发的震天轰鸣之外,世界呈现着一片死寂,剧烈的惊容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而以你的阅历、地位和能力,这样的使命,你配吗?”

“”沐冰云没有说话,抓着沐玄音的手掌缓缓松开。

这种感觉,更甚于宙天神帝。

而那四道异常浓郁的光芒,则是因星神的陨落而归位!

“你就不想知道他当年是怎么死的?这几年又身在何处?又为何回来?”沐玄音缓缓道:“你不是圣人,偶尔留给自己一点时间,不是罪过。”

吟雪界,冰凰圣殿。

哦不不,先不说难不难的问题,火破云现在可是一个神主,神主啊!当世最高层面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只要他愿意,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偏偏选择一个几乎没有感情的。

白色的玄光再常见不过。普通玄者看了,不会有任何其他反应。但,云澈身边的六个人……两个神帝、两个界王、两个经历宙天三千年的新生神主,他们在看到白色玄光的同时,感受到的,分明是一种名为“神圣”的气息!

远处,一直留意着她气息的火破云目光一动,连忙赶至想要第一时间关心问候,身影几个起掠,视线中已现出沐妃雪的身影。

“云兄弟,你师尊竟然……竟然……”他艰难出声,却怎么都无法吐出后半句话。

“走啦走啦。”水媚音轻拽父亲的衣袖,然后忽然向沐玄音展眉而笑:“沐前辈,云澈哥哥有你这么好的师父,我可以很放心,也好开心。我知道,婚约的事情,其实一直都我一厢情愿,但是,我会很努力……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喜欢上我的。”

“没事,些许小伤。”火破云摇头,呼吸却颇为急促,他抬目看向洛孤邪,猛一咬牙“孤邪前辈……怎会做出如此卑劣不堪的举动……嘶!”

“本王此来,与云澈并无关系。”夏倾月冷然道:“但……”

云澈伸手,拿出了一枚冰晶雪珠。

以他如今修为,穿梭宇宙空间飞回神界也是很轻易的事,但时间却太过长久。遁月仙宫速度虽快,但气息巨大且太过特别,极易暴露。而手中的次元石,依照上次的“经验”,只需一刻多钟便可到达。

邪神为守护后世,留下不灭之血。而眼前的冰凰少女……她最后的生命,又何尝不是在极力守护这个已不属于她的世界。

“妃雪仙子快走!”幻烟城主一边喷血,一边竭力大吼:“那是冰河巨兽!”

失色的瞳孔愈加涣散,沐妃雪将手中之剑缓缓举起,剑尖之上,一个幽蓝色的玄阵在缓慢的旋转、闪耀……与此同时,世界的颜色也跟着变了,从苍白变成淡蓝,再逐渐转为冰蓝……

不仅是她,说完这些话,连沐冰云自己都愣了许久……似乎不敢相信这些话竟是出自自己之口。

对了,火破云……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57qg.fveda.com  f5b.fveda.com  lcu9.fveda.com  tvbgl.fveda.com  y6qo.fveda.com  jk9.fveda.com  b7r.fveda.com  7ya7f.fveda.com  kl3.fveda.com  2bdj.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韩国漫画全部免费的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