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泉!”凶剑低着头,声音消沉的答道:“没死,但也回不来了。”

  于是,在德清殿住了没一个月的穆熙敬又搬家了,直接去了东宫,从前整个后宫最不讨人喜欢的十六皇子,一举成为夺嫡战争的最大赢家。

  “对不起!对不起!”小弥爸爸立刻一脸惭愧:“真是太抱歉了!我们会赔偿,医药费、营养费,我们一定会赔偿。我们女儿的错,我们不会推卸责任。林萱同学,我替小弥给你道歉,真是拖累你了。”

  她这么乖,穆熙敬当然很满意,穆熙敬带着她给皇上行了礼,又将她送去自己的座位,最后表扬似的拍了拍她带着沉重发饰的小脑瓜:“不错!很乖!先在这里乖乖坐着,我去同舅舅说两句话,等下在过来带你玩。月桂月蕊照看着些公主,莫让她乱走。”

第1121章:老板,我不负责善后(59)(疾走大包子加更)

  “口头感激不需要。”道长冲钱浅挑挑眉“拿出点实惠的来。”

  日报社大楼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只是这一天奇怪,似乎显得比平时安静许多。记者也没在意,都是惯常的环境,也许同事结伴去食堂吃饭了。日报社的食堂也是二十四小时供应,以前也有加班加到一半,大家结伴下楼吃饭的事,因此记者并没有注意到太多,直接进了洗手间。

  其实这种小伙伴的状态很好,钱浅觉得,她和穆熙敬倒比这宫里的其他孩子相处得更像亲兄妹一些,两个孤独的小孩颇有几分相依为命的架势。钱浅倒还好,因为皇上和皇太后有意惯着她,她又无涉后宫的权利斗争,因此在内宫生存还算是容易,但穆熙敬是真可怜,偌大一个后宫,真正毫无目的愿意跟穆熙敬交往的,也只剩下个钱浅。

  按道理说,问鬼应该由最专业的道长来主持,但是黑猫不敢上凶剑的身,用钱浅吧,道长又舍不得。所以他决定还是由钱浅主持问鬼,请黑猫上他自己的身。

  “77,现在离第一个任务节点还有多久?”钱浅坐在马车上无聊,将自己的小伙伴抓出了讨论自己的任务。

  等准备工作都做好后,男人特意下厨为自己的女朋友做了饭,其中有熬得浓稠的鲫鱼汤,他说是为了给女朋友下奶,又怕女朋友嫌腥气放了不少胡椒粉之类的调味料。然而实际上,这一晚香浓的鲫鱼汤里下了不少安眠药,而那些胡椒粉、香菜之类的调料,完全是为了遮掩安眠药的苦味,他怕女友吃出味道不对,不肯喝完这碗加料的汤。

  “好!好!”钱浅深吸一口气,努力冷静下来冲着道长点点头:“那你说,该怎么办。你们说,放心我一定尽力配合。没关系,有问题大家一起担,别发愁,能解决。”

  钱浅叹了口气,无奈的答道:“我跟城隍大人说想要换个时间去念经,他没有同意。”

  “行了行了!”凶剑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了道长的话:“全天下就你会照顾人!唠叨什么!晚了,要出发了,我去叫宣宣下楼。”

  钱浅原以为皇后会拒绝,她这句话其实只是为了让皇后想起她和七公主还是小孩,放她们去歇歇,这样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拉着七公主去旁观九皇子和宫女拉拉扯扯了。没想到皇后娘娘居然立刻有了回应,像是早等着人说这句话似的。

  每次他都能注意到……钱浅没说话捏着包子默默低下头。她几口将手里的小包子吞掉,伸手拿另一颗的时候,发现凶剑并没有吃东西。

  “关我们什么事。”钱浅很不负责任的一摊手:“我们的委托人是警察叔叔,目的是找到当年的受害者,事情办完我们收钱,那只猫猫愿意跟着谁,愿意找谁报仇,是它的事。反正那男人应该判不了死刑,让猫灵好好陪着他不也挺好,省得他在监狱寂寞。”

  “我这不也是怕任务完不成嘛!”钱浅看来看去,冲中间挑出了一个名字:“这个吧,卫国公的孙女顾望春,三岁卒,父亲是四品左卫中郎将。这个好!看着亲切,我以前也做过左卫中郎将的女儿,虽然不是亲的。”

  晚饭前,钱浅和穆熙敬对坐在小花园的石桌前一边纳凉一边等饭,钱浅看了看安静低头看书的穆熙敬突然开口问道:“哥哥,今日在弘文馆见到十七皇子,可有什么不同?”

第1134章:老板,我不负责善后(72)

  她透过窗户一看,凶剑正站在大门口,身边放着个行李箱,看样子也是准备搬家。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凶剑正在指挥一辆敞篷小货车倒车卸货,小货车上,一棵很大的银杏树被五花大绑牢牢固定在敞开的车斗,树根被仔细包裹得严严实实,带着新鲜的泥巴,裹着一层又一层的塑料布。

  “别担心,”穆熙敬笑了:“之前咱们选的那一批小內监,送出去让你祖父训练的,已经悄悄送回来了,隔一段时间,你先去向皇后娘娘请旨讨人,先将人放在你的怡心苑。”

  “小将军,你醒了?”道长看到钱浅睁开眼,显然松了一大口气:“烧了三天,我都怕你烧傻了,你这孩子怎么胆子那么大,就跟着一群人去路祭。跟你说过多少次,我不在的时候不要随便出门,怎么就是不听,我真是白养你了!”

  “道长的师父一定是高人。”好不容易听到过凶剑说家里事,钱浅一脸兴味的听着。

  “宣宣,”一旁沉默的凶剑突然开了口:“这是汪家人的事,你干嘛要跟着一起担,别闹,到一边去,自己搭帐篷。”

  “不累!”钱浅摇摇头,望着眼前的男人,眼里溢出欢喜。和他在一起怎么会累,这样一起并肩走着,让她想起之前的位面,和他一起出门旅游的日子。也是这样,两人肩并肩,一起走过山山水水。那时候的他不管有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面孔,总是一样心疼她,只要是两人独自出门,他总是会将她所有的行李都背在自己身上。

  阴泉……钱浅皱起眉,更加疑虑的盯着小瀑布。波动如此强烈,又长期暴露在外,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虽然社会发展到现今阶段,因为科技进步,对于资源的利用和开发已经不再成问题,各种族之间已经很少再有大规模宇宙战争爆发,连与虫族的大战也已经是历史星河中久远的记忆,但联盟军依旧存在,部队依旧分布在各个星系的边缘不停巡航。

  “哦。”钱浅毫不在意的瞟了一眼那叠黄符,又低下头整理手边的黄符:“那是准备下给我的,大概是怕数目少了效果不好。”

  只是太后娘娘似乎将穆熙敬这个孩子给忘了似的,叫到眼前来的只有十六岁的四公主,另外就是三岁半的钱浅。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o6v4.fveda.com  p55j.fveda.com  n4c5f.fveda.com  ax7jr.fveda.com  vo07g.fveda.com  ykv.fveda.com  wsn7.fveda.com  874.fveda.com  wgs.fveda.com  g5iy.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大杂烩目录全文阅读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