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刚从运兵船里出来,就看到了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云团,随后这些云团直向防线这里砸来,而防线那里也马上就开始了抵挡,而且双方战斗的十分的激烈。

但是李庆天马上就明白了那光点的意思,他也拿出了一面铜镜,冲着那个光点的方向闪了几下,那光点那里又闪了几下,随后光点就消失了,李庆天一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大声道:“冲啊。”他的这一句喊话,听起来十分的平常,就好像是普通人下令冲锋一样,其它人也都跟着大声喊道:“冲啊。”随后众人就向血杀宗的防线冲了过去,当然,他这里说的众人其实就是那些岛主级高手,因罚他们实力强,速度快,比那些普通弟子的战队,要快上很多,现在他们这一冲锋起来,速度自然就更快了。

温文海皱着眉头道:“我也我得奇怪,影界的人也不是笨蛋,而且他们征战了这件事情,让上官清做好准备,到时候要跟着他,他们一起行动。

那法阵刚刚一罩到种子上,李庆天就感觉到,那种子与他之间,好像是多了一丝神秘的联系,随后他就像是本能一样,直接就把那法阵收回到了他的身外化身里,而那个种子,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当然,云海境那里也并不是没有高手,云海境那里还是有很多的高手的,特别是第一批参与进攻的,全都是各宗门的高手,也可以说是各宗门的精锐,所以那些高手一看到没有办法直接进攻血海境,他们也从大型法器里出来,直向血杀宗的防线这里冲了过来,而且数量还不少,甚至还集合在了一起,进行了统一行动。

温文海点了点头,接着道:“小心为上,不要着急,好了,到了,这里是防线的一处传送阵,可以传送阵防线的外面,而且没有任何的光亮,你们会直接就出现在云海境大营外围,注意了,不要暴露了。”李庆天他们应了一声,温文海直接就启动了传送阵,随后传送阵上的人就直接消失了,果然一点亮光都没有。

赵海对于自己的身体还是十分了解的,他想要看看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所以他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最后赵海发现,自己法相完全的消失了,在法相那里,只留下了一个天地符文正在那里缓缓的旋转,而这个天地符文却显得十分的复杂,上面多了很多的纹理,赵海让自己的精神力,进入到了这个天地符文之中,随后他就感觉到轰的一下,大量的信息,直接就进入到了他的脑海里,这让他的脑袋一痛,差一点儿没有晕过去,因为刚刚进入到他脑海里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他有些承受不了。

玉清子皱了皱眉头,沉声道:“这个温文海虽然一直表现的好像都是不问世事的样子,但是却是一个让我看不透的人,而且他在这个时候选择闭关,还真的是让人感到意外,但是却也可以把自己给置身事外,他到是打的好算盘啊。”

而李庆天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在反复的想着温文海的话,最后他觉得,温文海说的可能是真的,不然的话温文海也不会说,在事情发生之后,在让他做决定,他怎么知道事情一定会发生?这也是李庆天最为好奇的地方。

曹骏应道:“是,师尊,我是这么想的,从现在外面的情况来看,影界的大军与云海境的联军,一直在对血杀宗进行攻击,但是前两天我听人说,云海境那里的攻击,一直都有一些出工不出力的意思,特别是那些高手,你说会不会是因为那些高手已经知道自己被人下了禁制,是被人逼着来进攻血杀宗的,所以他们才表现的出工不出力,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来说,到是一个机会。”说到这里曹骏看了李庆天一眼,没有在说什么,他觉得李庆天应该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苏玉山点了点头道:“是,师父放心好了,我们不会乱来的。”说完他就跟黄玉海拿着水晶瓶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开的样子,温文海不由得轻叹了口气,这一次他说的事情,对苏玉山和黄玉海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云海境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被人给控制了,这是苏玉山和黄玉海所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们必须要印证一下温文海的话。

而赵海好一会儿那声音才在一次传来道:“不错,无色无味,无声无息,很不错,下一个。”闻于名他们这才松了口气,随后进行打开了最后一件大型法器,这可是成套的大型法器,中间一座高塔,四周还有八座高塔,这些高塔先是同时发出了一道道白色的能量光,向那个黑点射去,不过全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最后就见四周的八座高塔里的八道光柱,全都集中到了中间的高塔上,随后从中间的高塔上,射出一道更加耀眼的光柱,向那个黑点射去,不过光柱还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李庆天看着玉清子,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不同意与影界结盟,我们云海境与血海境之间的战斗,持续了无数年了,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云海境占上风,我们自己就可以对付血海境的人,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儿,我们完全可以保存自己,为什么一定要与影界结盟?”

温文海看着两人,沉声道:“试过了?”其实在看到那滴金色的液体时,温文海就已经知道答案了,不过他还是问了一下,苏玉山两人也点了点头,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们现在已经完全的证实了温文海的话,脸色自然十分的难看了。

曹骏他们又应了一声,李庆天点了点头道:“都回去休息吧,我们现在对于血杀宗的了解,其实还是太少了,不过从血杀宗现在的实力来看,他们确实是有与影界的一战的实力,所以我们只要不乱来,就没有任何的问题,去吧,不要乱来。”

说到这里,李庆天停了一下,他看着众人道:“当年我是上清宗李家的人,我们李家在上清宗里的地位也十分的高,我们李家的家主,是宗门的一位实权长老,在宗门里的地位很高,而且我们李家的弟子,也有很多的高手,而我,不过就是李家一个旁支的人,并不是十分的受家族的重视,但是家族对我也是十分不错的,亲给我给我找了一位师父,也就是你们的师祖来教导我。”

但是李庆天马上就明白了那光点的意思,他也拿出了一面铜镜,冲着那个光点的方向闪了几下,那光点那里又闪了几下,随后光点就消失了,李庆天一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大声道:“冲啊。”他的这一句喊话,听起来十分的平常,就好像是普通人下令冲锋一样,其它人也都跟着大声喊道:“冲啊。”随后众人就向血杀宗的防线冲了过去,当然,他这里说的众人其实就是那些岛主级高手,因罚他们实力强,速度快,比那些普通弟子的战队,要快上很多,现在他们这一冲锋起来,速度自然就更快了。

等到影界的人调查完了之后,玉清子真的是愣住了,影界发动了所有人进行了调查,还真的查出来了,他们查出来,李庆天并没有跟上清宗的人一起行动,而是单独行动的,而且在还看到温文海与李庆天在一次,他们驾着大型法器进入到了血杀宗的白雾里,之后就在也没有消失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李庆天不由得长出了口气,他感觉到他马上就要成功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没有注意到,有几个修士,直接就飞到了他们大队的外围,飞到了防线那个裂缝的旁边,接着他们手一翻,手里就多出了几个圆球一样的东西,随后那几个人直接就把那些圆球一样的东西,直接就往防线的裂缝那里一丢,接着整个人快速的飞身后退。

以前赵海的实力到是达到了一定的成度,他就必须要做一下安排了,因为他在道他不能在那个界面呆太长时间了,不然的话那个界面的天地法则,一定会对付,把他给踢出那个界面,可是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了,现在他感觉,是这里的天地法则在留他,这让赵海有些吃惊,他一直以为,天地法则,都只会机械的运行,就像电脑一样,从来没有想过,天地法则竟然也会留人,这让他十分的意外。

经过这几十年的观察,温文海已经可以肯定了,苏玉山和黄玉海,对他是真的十分的忠心,他可以完全的相信两人,而且现在也离千年之战时间不远了,他有必要跟两人说一下千年之战的事情了。

苏玉山和黄玉海也看着那大河,两人也被这大河给震住了,没有看到这大河的时候,人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想像,这大河到底有多大,真的是已经大到超出人们的想像了,所以他们一时之间全都被震住了。

丁春明他们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通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能知道他们的身份,好在现在暴露的就蛤有温文海一个,他们也就放心了,不过他们的整张情报已经潜伏了起来,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的停止了活动了。

温文海跟赵海联系了一下,把他现在遇到的情况跟赵海说了,他并不是让赵海现在就把这禁制给解了,而是想要问问赵海,这种禁制是不是能监视他,要是这种禁制能监视他的等方面,那以后他在有什么行动,就必须要小心了,要是不能监视他,那他也就放心了。

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李庆天,温文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迎了上去,冲着李庆天行了一礼道:“温文海见过李长老,真是没有想到,李长老竟然会来我们玉清岛,有失远迎,还请李长老不要怪罪。”

温文海看着他的样子,笑着道:“李长老好像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不过没有什么关系,以后你会相信的,我想李长老今天找我来,不只是为了打听我们宗主的消息吧?你是不是还想知道,更多关于影界的事情?噢,我明白了,李长老你们一定是从我之前的话里,猜出了我的来,因为我之前好像是对影界的了解太多了,我说的对吗?”

就在上官清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他的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上官清一愣,接着神情一凛,他所在的这片区域,虽然是上清宗的大营,但是这里却是上官家的地盘,外面有上官家的弟子看着,一般人是不会靠近这里的,就算是有人来了,上官家的弟子也会出声询问,是不会敲门的。

常军看了一眼李庆天他们,冷哼了一声道:“总算是没有让宗主失望,接他们回来吧,不要让他们死在了外面,宗主还想要见一见他们呢。”他的话并不是对温文海说的,而是对他旁边的一个人说的,那人应了一声,随后那人就招了一下手,正在与影界的人大战的李庆天他们,突然就感觉到,从他们的脚下,冲出了无数的藤蔓,这些藤蔓直接就把他与影界的那些人给隔开了,就在他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条藤蔓一下就缠在了他的身上,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灵气被封住了,随后那藤蔓一缩,李庆天和曹骏他们就不见了,而藤蔓也不见了。

温文海他们的心情有些沉重,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宗主,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光靠自己,真的能战胜对方吗?你也说了,对方的实力十分的强悍,要是敌人在来一次那样的攻击,那怎么办?要是他们多来几次那样的攻击,那可怎么办?”

那陈一龙看着温文海的样子,也只是点了点头道:“温岛主不必客气,玉宗主相召,怕是为了高级印记的事情吧?可是要用在温岛主的身上?”他的话不多,声音却是十分的好听,磁性之中还带有一丝的锋锐之气,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军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9x9gh.fveda.com  cgqv.fveda.com  e557.fveda.com  h2n6.fveda.com  9dv59.fveda.com  no3.fveda.com  4bg8.fveda.com  y5gp.fveda.com  m6s5.fveda.com  h01.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