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浅本来想抓那串铜钱,因为包老身上也带着铜钱,这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行内人”必备。但这是林宗浩准备的东西,钱浅总有些不放心,她还是请77帮她看了一眼。77看过后告诉她,那串铜钱是林宗浩准备的东西中,能量体波动最弱的,接近于普通物体。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7788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钱浅的脸色之后,才又问道:“他也在翻墙往宅子里走。”

  用方术强行改运的一种方法不过是将以后的运势透支而已,客户会在一段时间内行大运,但接下来的许多年都会十分倒霉。而另一种方法则是截其他人的运势来给客户。而被劫的人,通常也是林宗浩的客户。

  侧耳偷听的钱浅和扒着房顶偷看的厉曜旁观这一场变故都有些吃惊。厉枭家的这位管家大爷挺有出息啊!居然就这样弄死了夜影楼楼主夜柒,还顺便搭上个幻玥,顺顺利利的将夜影楼令牌搞到了手。

第1102章:老板,我不负责善后(40)(May寶加更)

  厉枭很快就来了。他单人单剑站在关押苏琅玉的院子前,身旁已经躺了一地隐魈堂的高手,身上开了无数道口子的邪鬼和惘妖勉励挡在他面前,而下一道防线则是手持长剑严阵以待的钱浅。

  “卧槽!他又犯什么毛病?!”77一脸惊异:“这两天刚对他有点好印象,怎么又开始威胁你?!一天到晚威胁你这个忠心耿耿的龙套,有意思吗?!”

  “没事的。”钱浅一脸无奈的安慰紧张的刘宇:“他们是行内人,不是人贩子。”

  “哦?”钱浅脚步顿了一下,慢慢回头看着藏金李:“先生怎地如此有把握?”

  她又不傻,被这么多厉鬼围着不跑难道还等着被啃了啊?!阿德说了,耗到天亮就好,钱浅果断决定,准备用剩下的时间逃命了!

  “过来。”钱浅眼一瞪:“不过来我过去揍你!”

  “丫头好啊!”之前那人一脸酸酸的笑起来了:“我孙子今年刚好五岁,定个娃娃亲。”

  “不是!”刘宇摇摇头:“我和你一样不讨人喜欢,你是不受欢迎的孙女,而我是别人家的孙子,姥爷也不喜欢我。但你今年才多大,不到十二岁,姥爷干嘛让你学这些。他那么喜欢孙子,以后留着让孙子学呗。”

  厉曜不急不慌的模样,眼皮都没抬,直接冲着房顶吩咐:“燕娘!”

  “大人?”钱浅转头用瞎眼对准厉曜:“要潜进去吗?”

  “钱串子你快点!”77立刻提醒钱浅:“凶剑似乎要冲出来,你准备接应。”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重的煞气,你是怎么忍受的。”钱浅的身后伸出一条手臂,将她拦腰捞了起来。

  疲惫又虚弱的许佩华女士依旧昏睡不醒,整个套房很安静。钱浅的动静很快引起了月嫂的注意。她迅速的站起身,尽责的来查看钱浅的情况。

  钱浅还以为是刘宇跑出来了,没有仔细打听,继续盯着脚边的黑影一脸认真的研究。而这时,很久不见的道长手里拿着个怪模怪样的罗盘出现在楼梯拐角处,似乎跑得一头是汗。

  钱浅一耳朵进一耳朵出,但态度十分良好的表达了她会让家长主动给老师打电话。钱浅目前是无人监护的小孩,但她目前还不想让学校老师发现这件事,她不满十二岁,很怕会被送进社会福利机构。虽然独自一人的钱浅对于居住环境没有太高要求,但是很显然,被送进福利机构不利于她“学艺”,目前对于钱浅来说,最好的选择还是继续就在林家老宅,继续研究林宗浩留下的那些书籍和工具。

  “我要回师门一趟,这次时间长,大概一星期才能回来。”道长也不管钱浅有没有认真听,自顾自的啰啰嗦嗦交代一大通:“真是抱歉,中考这么重要的事我不能陪你,我跟你们老师打过招呼了,拜托他关照你。还有,考试前的家长会我也不能去,我哥那几天恐怕也去不了。”

  “什么?”床上的女人惊诧的睁大眼:“女孩?”

  这次进位面跟其他几次都不一样,钱浅回忆起来觉得一切都是乱糟糟的。以前77带着她的能量体进入位面,一切都会很安静平顺,也没什么痛苦,但这次不一样。她被77推进一片光亮,耳朵嗡嗡作响。她听见77大声的嘱咐:“钱串子,我在外面等你。”

  说起来龙套不讨人喜欢还真是通则。钱浅想,大概因为她实在太普通,连鬼都不太喜欢她。土地公公走了之后,追在钱浅身后的厉鬼有三十多只,她没跑多久就只剩下一只,又钻了两次密林之后居然一只都没有了,全部散光。反倒是路上遇到的几只精魅游魂跟上了钱浅,被她一吓唬,也哆哆嗦嗦的散了。

  “什么?”听了钱浅的问话,老鬼好像忘了眼前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家伙,将嗓门提的很高:“小丫头不知死活,城隍大人是随随便便打扰的吗?”

  厉曜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玲珑阁几乎倾巢而出拦在他面前,7788很快就在人群里发现了它做过标记的能量体。钱浅来不及解释,直接拎着长剑冲了上去。那人眼下没有蒙脸,是个长眉斜飞,一脸正气的中年人,他似乎没想到钱浅会直冲着她来,忙不迭的向后躲去。

  果然,没过几分钟,钱浅的电话就响了,电话那头是包迅飞,给了钱浅一个地址,问钱浅现在能不能过来。钱浅当然不敢耽误,当时就丢下饭盒和刘宇两个人匆匆忙忙打车赶过去了。

  我擦!自去处理?怎么处理!钱浅气得半死,但又不敢争辩,只好黑着一张脸回去虐待天圣宫暗堂的人和夜影楼叶谦的手下。

  “你说五月公子的马车里坐的是厉枭?”厉曜一把抓住钱浅的肩膀,眼神十分可怕的瞪着她:“你一个瞎子居然能知道封闭的马车中坐的是谁?燕娘你可知,你若敢骗我,会是什么下场!”

  林宗浩发了脾气,他的两个老婆加上钱浅的爹妈都一脸懵逼的被迫去准备抓周礼了,而林宗浩在吩咐完妻小之后,也匆匆离开了,据说是回家拿什么“称骨工具”。钱浅不知道那是啥,也从来没听过。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lapir.fveda.com  fu3.fveda.com  i1tw.fveda.com  qdb0s.fveda.com  h2bb.fveda.com  yrt6.fveda.com  umsi.fveda.com  pkf.fveda.com  raysr.fveda.com  xng.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农村母亲主动让我发泄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