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不是。”杰米仰起头,颇为自得的模样:“不得不说,莎拉看中我不是没道理的,能力强,长得又帅,在克罗今天找我之前,我的地位也不算低,的确是个合适的对象不是吗?”

  “理论上是这样。”7788答道:“但你打算怎么同时做到这两件事?代替杰米去混黑道吗?我觉得也就只有通过正常方法洗白杰米,让他重新回到克罗手下做事最可行。”

  不过排队这种事,显然不太适合她这种常年混迹夜场的“花蝴蝶”,钱浅高跟鞋咔哒咔哒,直接从队尾越过一群人跑到了最前头,朝穿着黑西装的高壮保镖露出妖娆的笑容:“嗨,宝贝儿,今天很热闹嘛!”

  “好的老大。”托马斯立刻点头,开始倚着书桌打电话。亨利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安排招待客人。亨利经常在酒店套房招待那些自恃身份不好公开出现在夜总会的重要客人,因此托马斯他们有经验的很,很快就将酒水、雪茄还有姑娘们安排到位了。

  罗伯特这几句话说得很隐晦,但钱浅听明白了,她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才问道:“是不是有很多人跟着他去了不朽城?”

  “迈克手中的生意突然被交给你,他怎么可能想不到自己要倒霉。”钱浅沉默了一会之后开口:“你小心点吧,狗急跳墙这种事时常发生。”

  “给你。”钱浅笑着将筹码递给罗伯特:“我们每一把都用这枚筹码,直到把它输掉为止,你觉得怎么样?”

  “你压力也别太大。”7788想了想之后答道:“这个位面是调试位面,对于任务结果没有硬性要求,完不成我们也有保底积分的。”

  “嗯!我知道。”杰米伸出手拍了拍罗伯特的肩膀:“这是好机会,好好干,也许回来你有机会离开查理,直接到老大手下做事。”

  “鲍勃,”钱浅装作没发现杰米隐晦的打量,她放开两个男人的手臂,开开心心地朝吧台后的酒保打了个响指:“再来一杯马提尼,你们要什么?”

  “程序毕竟不是人,调试系统的一切结论都是基于数据分析。”钱浅托着腮眯起眼:“你说的没错,如果莎拉出现三次,那肯定会引起注意,两次说是意外巧合也能说得过去。但如果让我来判断,这个莎拉绝对是我们应该重点关注的对象。”

  啊!钱浅受不了的翻白眼,简直懒得理原形毕露的杰米。这种脑回路到底是怎么当卧底的?怪不得调试七次都失败了。

  “一共只有十五美金而已,”半醉的典狱长脸都气红了,但还是没好气地旋开钢笔在信笺的最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下你满意了?”

  “不然你去?”钱浅懒洋洋地抬起眼皮看了本尼一眼:“你去我一点意见都没有,记得打扮得精神点。”

  “想喝什么蓝妮?”琼斯问道:“随便点,我请客。”

  “蓝妮!”看见钱浅精致的红唇里吐出这样粗鄙不堪的字眼,杰米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唠叨:“别这样,淑女们可不会这样说话。”

  这倒是个好台阶,克罗也不想让杰米知道自己曾经怀疑过他,因此转过身一脸和气地朝他摇了摇头:“今天就算了。你先去哄蓝妮吧,我找别人,反正事情也不大。”

  没听说??钱浅微微眯了眯眼,这是不是说明,威尔没跟着一起进去?不管怎样,那一天钱浅还是尽责地扮演了一个新婚妻子,慌慌张张的去找克罗,请他帮忙把自己“亲爱的丈夫”给救出来。

  钱浅觉得7788说得有道理,恰好这时候有个新工作派发过来,她也没多耽误工夫,直接就出发了。

  钱浅立刻从杰米话语中的暗示get到了应有的信息,她踩着高跟鞋几步冲到杰米面前,漂亮的双眸冒着怒火,伸出一只手指恨恨地戳着杰米的胸膛:“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个混蛋!你竟敢骗我!把我甩在酒廊,自己借口去洗手间就消失不见了,很久都没回来。我请人帮忙去洗手间看过了,你根本不在那里。你以为我在干什么?跟踪?哈!我是在找你这个混蛋!不如你现在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从电梯下来?!楼上都是客房!说,你约了哪个不要脸的荡%@!妇?!”

  “是跟着我们过来的吗?”钱浅问道:“还是她在等什么人?”

  钱浅的反应让克罗十分满意,她问出了克罗最想问的话。因此克罗和钱浅并肩站在一起,两人四只眼睛都紧紧盯着杰米,似乎在等他的答案。钱浅一脸愤怒,而克罗,则表情隐晦莫测。

  “还是去我家吧。”钱浅撇撇嘴:“你一个男人,换身衣服就可以去夜总会,可是我不行,总得补补妆,重新整理一下发型。”

  可惜啊,出名的夜店浪女现在洗白算是来不及了,因此钱浅只能一副开心的模样朝琼斯露出艳丽的笑容,就好像他说了什么令人开怀的笑话似的。

  “这可不是烂事儿宝贝儿。”杰米开心的摇头晃脑:“主意是你出的,我照办而已,莎拉和迈克以后如果有点什么事,主谋是你。”

  “呵……”杰米乐了。凝望着钱浅的蓝色的眼瞳流泻出真实的笑意和一丝丝欣赏,不请喝酒就不是好人吗?跟聪明人说话真是太省心!蓝妮这姑娘是个宝啊!

  呃……其实也没好到哪去,男配也是个黑社会。话说,罪案城这种地方有谁不是黑社会吗?这是钱浅出发前最大的疑问。

  夜总会里总是会有许多这样的女人,也会有许多这样长大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奇怪,就像是挣脱不了的命运一样,舞女的孩子也是舞女,或者成了某个黑帮老大手下没出息的小混混。

  “也许……”钱浅假装不在意地清了清嗓子,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也许她是为了钱呢?你知道的,那种女人,为了钱什么都肯干。”

  “啥?”7788一愣:“你说啥没数清。”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dql2.fveda.com  whvi.fveda.com  tcx.fveda.com  0htia.fveda.com  pq8q.fveda.com  54igw.fveda.com  e3i.fveda.com  ssf.fveda.com  8jw7g.fveda.com  mlqdo.fveda.com  

警告 / WARNING

奶又大了 让我揉揉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