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庵寺估计做过太多没能赚到钱的生意,主持师傅想也没想地道:“自然最好是由贵府提供材料,我们帮着制佛香。做生意什么的,我们一点也不懂。何况您说得也对,我们毕竟是庵堂,比不得昭明寺这样的寺院,人来人往地,若是惹出什么事来,我们这二十年的名声也就全完了。”

苦庵寺收拾了一个闲置的大殿做为制香的地方,寺里能来的人都来了,一边是尼姑,一边是居士,二小姐教那些尼姑制香,三小姐则教那些居士制香。

不过,她也看到了这些画册的价值。

可如果不是呢?

忙到了晚上亥时,她才把要去昭明寺的衣饰选好,第二天早上起来往裴家去的时候,她还打了好几个哈欠。

昨天毅老安人给了郁棠和顾曦见面礼之后还没来得及仔细和两人说上几句话就发生了沈太太的事,只是在印象里觉得郁棠温婉,顾曦秀雅。今天再看郁棠,笑起来的时候眉眼舒展,眸光灿然,温婉中竟然还透着几分潋滟。她不由诧异地又多看了几眼,对裴老安人道:“昨天就觉得漂亮,老眼昏花的,也没仔细看。今天这一看,郁小姐可真是标致,难怪你要留她在身边陪着,就是这样看上几眼,心里也觉得舒畅啊!”

计大娘没有多想,笑道:“就是他们家。他们家产的茶清香甘甜,这次毅老安人过来,就带了不少他们家的茶过来。等会我让茶房拿些送到您屋里,您也尝尝。”

顾曦落荒而逃。

和四小姐一起走在她们前面的二小姐却突然回头,冷哼道:“这有什么为难的?婚事不是还没有定下来吗?就说两人八字不合就是了。”

郁棠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听见双桃在和陈婆子说话:“……那柿饼,可真是好吃,一点不苦涩,甜丝丝的,我还是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柿饼。柳絮说,那些白霜都是晒出来的,是从福建那边快马加鞭运过来的。小姐也喜欢吃,这次小姐从裴府回来的时候,裴府就送了我们家两小篓柿饼。说起来,裴府的丫鬟也真的挺厉害的。像分到我们屋里服侍的柳絮,据说在裴家只是个二等,算不得出众,可人家做起事来不知道有多细心周到。就送柿饼这件事,听说就是她告诉陈大娘的。我刚去的时候还觉得小姐小题大做,可跟柳絮接触一段时间之后,我还挺感激小姐让我跟着她学规矩的。”

郁棠只得道:“是哪家的子弟?要是您觉得好,我就去看看。”

她温声安抚五小姐:“你刚才不也说,第一次看见老安人发这么大的火,可见老安人不是个轻易发脾气的,她老人家发脾气,也是因为沈太太的话太过份了。”

陈氏吓了一大跳。

沈太太被送下了山,她差人去打听过了,沈太太连夜就被沈先生送回了娘家。

半句不如他意的也听不得。

也就是说,人家只接大活。

郁棠愣住了。

顾曦谢过了毅老安人,和郁棠并肩坐下,二太太就带着二小姐几个过来了。

郁棠呵呵地笑,道:“我已经这样说了,您就别管了。”然后转移话题,说起了匣子的事。

不用在继婆婆面前立规矩。

“啊!”顾曦呆呆地望着裴宴,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会眨眼睛似的。

裴老安人呵呵笑,提前见了郁棠母女。

郁棠要是知道裴宴被自己给糊弄住了肯定得高兴地跳起来,可这会儿,她啃着点心,喝着水,心里却把裴宴至少骂了三遍。

裴宴端着茶盅的手一顿。

陈婆子嘿嘿地笑,道:“我这不是少见识吗?”

裴宴望着郁棠眉宇间的担忧,心中闪过一丝踌躇。

郁棠只好追了上去。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双桃的话让郁棠回过神来。

“啊!”荷香惊呼。


gae0.fveda.com  gqnvd.fveda.com  6lkum.fveda.com  mvjj3.fveda.com  2v3.fveda.com  ean6.fveda.com  8yv.fveda.com  e8a8c.fveda.com  jkk.fveda.com  a47.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成1年视频直播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