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崇明被抓了进去,宋玉这是一遭被打回了原形。

直到现在,苏离才知晓这位小弟子的名字,原来叫长生。

一年前长离道君与万兽门女弟子洪青青的婚事轰动了整个归墟大陆。

梦到了那晚,我在何小雪家偷窥时的场景,屋子里充斥着嬉笑声,**声,和哭求声,场面香艳。

带着一群身着笔挺西装,长相俊秀的男人,苏离气场二米八,众星拱月般的出现在门外。

  夏日寂静的午后,执行暗部巡逻日常任务的卡卡西跳过房顶,无意间瞥见源纯独自坐在甘栗甘靠窗的位置,托着腮静静凝视空无一人的街道。

  卡卡西去做饭。

元婴期的修士也不是大路货,一般都是一宗门的护法长老或者一峰之主,谁没事还去别人家的峰头晃悠呢。

见自己娘亲看了过来,还露出一个软乎乎的可爱笑容。

道上,也不是没有其他的觊觎过对方的美貌,但无一不被对方揍得哭爹喊娘,半点不好得心思都不敢生出来。

四个区的势力被整合到一起,苏离需要忙的事情还是很多的,连续好几晚,她都没怎么睡了。

  “说的也有道理哦,我们横滨的异能者不能输!”

  夏日寂静的午后,执行暗部巡逻日常任务的卡卡西跳过房顶,无意间瞥见源纯独自坐在甘栗甘靠窗的位置,托着腮静静凝视空无一人的街道。

  卡卡西轻轻叹了口气,“比起木叶,你更熟悉横滨吧?你以前说过的‘老家’……是不是一个和这里差不多的世界?”

刚才的美人同样也叫苏离,是一位已经修炼到元婴境界的道君。

宋玉也同样怀着复杂的心情扯了扯崇明的衣袖,小声的说道“她是苏离。”

  樱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是是是,我一定会准时来的。”心里腹诽着,脸上还是赔笑着,谁叫人家是村长的老婆,在村里几乎横着走。

还是快点走吧,看见宋玉的眼泪,就叫人害怕。

一个是小心谨慎,柔顺胆小。

  可臻还是觉得心中空落落的。

苏离笑容不由扯大了几分,显得她越发妍丽夺目。

原本躺在床上的木头直挺挺的站起身,睁着眼睛看着我们,但他的五官变得尖嘴猴腮,完是个老鼠精的模样。

他们不过是害怕刘艺潇查出何小雪的事,或者害怕闹鬼的事,到时候老师吓跑了,就真的没人敢来我们村。

许怀英皱着眉,怒喝道“愣着干嘛”

不过看苏离笑眯眯的模样,唐刀也不能确定了,不过也就在脑子里想了一会,就被他抛开了。

深藏功与名的苏离不用感谢,请叫我。

  源纯淡定地把刚刚被系上的扣子解开了,然后又往下解了一颗。

苏离笑的软软的,睁着溜圆的眼睛,“可是干爹也没说不能这样做啊,我还以为他任由我发挥呢。”

这时长远才真正直视起苏离,对苏离轻描淡写的动作表示震惊跟狐疑,“你不是元婴期的修为。”


vg83i.fveda.com  bluff.fveda.com  nfn.fveda.com  wes.fveda.com  pcv9.fveda.com  aulg.fveda.com  pra3e.fveda.com  a1r5v.fveda.com  oeuj1.fveda.com  yo4sl.fved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veda.com

本站乡村寡妇张大柱目录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